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考察笔记] 达贡兽之海

今天来谈一谈《数码兽大冒险02》的第十三集《达贡兽之海》吧。


《达贡兽之海》,国内版的翻译又叫《达高兽的海》,单提美誉度恐怕比“大冒险02”本身还要高上一些——这自然与本集中出现的浓厚克苏鲁神话色彩脱不开干系。对了,本集的编剧小中千昭是《奥特曼·迪迦》与数码兽系列续作《数码兽驯兽师》的主要脚本家,因此经常有人将这一集与迪迦的最后三集联系在一起讨论(事实上大冒险02的结局也确实有致敬迪迦TV结局的成份)。


遗憾的是,《达贡兽之海》并不是一个“标准”的克苏鲁故事,按照克苏鲁的思路(特别是COC式思路)去解读本集的话可能反而会看不太懂……




一、召唤者


“是谁在召唤小光?”这个问题听起来很没意义,但请仔细思考一下,这一集想表达的仅仅是邪神浮现、召唤异常人类吗?


当然不是。



在本集刚开始的时候,旁白如此提到:“数码凯撒(暴龙改造者)一乘寺贤正独自一人待在数码世界,不知道又在计划着什么阴谋。被选召的孩子们虽然回到了日常生活中,却经常联想到数码世界中的种种以及自己的命运”。作为背景介绍,这一段话非常容易被忽略,不过它交代了一个重要前提:光因为数码凯撒的活动而感到不安(在之前的几集中数码凯撒下手的对象多是光熟悉的数码兽)——或者说,她感受到了某种黑暗的力量存在。



还有一个点也比较容易被忽略,那就是迪路兽在远望光时说的一句话:“虽然我们好像一点都没有改变,可是孩子们都在一天天长大”。“长大”这个词很关键。在本集中它可能仅仅是一句感慨,但是纵观整个《数码兽大冒险02》,“长大”几乎是故事主线,本作的最终敌人及川悠纪夫正是因为无法以“大人”的身份进入数码世界所以才想要去改变数码世界环境的。



接下来再来看看光被黑暗之海召唤以及初次目击到深潜者这里。光在学校走廊里目击到了一个深潜者,气氛很恐怖,是很多人的童年噩梦,不过它是一个实体吗?它究竟是存在于现实世界,还是存在于黑暗之海或数码世界里呢——这个问题姑且先保留好了,我个人建议是暂时当做它“并不存在”。看过最后几集的人都知道,及川改变数码世界环境依靠黑暗之塔的力量,而黑暗之塔来自黑暗之海,是数码凯撒将它们带入数码世界的。再结合上前面提到的光因为数码凯撒的活动感到不安,那么,这里的“召唤”是不是可以被理解为是:光在一天天长大,对未来产生了迷茫,她因为见识到数码凯撒的行为害怕自己变得奇怪,她的恐惧表现为她无法再进入数码世界,而是被其他什么世界(黑暗之海)召唤。


这也就意味着,光初次目击到的深潜者,可能正是她心中“改变了的自己”。



光与武之后的对话印证了这一点——这段对话很容易被误解,它似乎经常被理解为是光依恋太一。事实恰恰相反,如果光真的依恋太一(这里指一种病态的,超越亲情意义上的依恋),那么光在目击深潜者之前的回忆就不可能是被太一训斥了。我们都知道太一在“大冒险01”中是队长,是团结全队带领8人前进的存在,事实上这里光对太一的期望说是“引导”会更加合适。光希望还能有哥哥引导自己走在“正道”上,然而从结果上看,无论是光还是太一都已经成长了,光已经到了必须独自面对未来的时候,因此光心中的恐惧才会不断增强。


到此为止,召唤的问题其实已经不难理解了:深潜者的呼唤——或者说达贡兽的呼唤(克苏鲁的呼唤),在此时仅仅是一个幻想、它表现为光见到的异状,(至少在光真正被召唤到黑暗之海前都是如此),它的深层含义是光在恐惧改变(成长,或者说进化),光害怕自己变得不再像过去的样子,但时间不断流逝,这个世界中逼迫光继续成长。


现在可以稍稍返回下克苏鲁神话了。我相信了解克苏鲁的人都应该听说过,深潜者事实上是很厌恶人类的存在,如果不是有某种必要,它们是绝对不会主动暴露自身存在的,更不用说去召唤光这样神圣力量特别强大的人类——除非,光是他们一员。洛克拉夫特的原作中也有提到,深潜者与人类的混血孩子会在成长到一定年龄后逐渐向深潜者转变,最终在同族的召唤下回归大海……结合前文所言,这里还是将深潜者暂时理解成是光内心所恐惧的“成长后的自己”更加合适一些。




二、孩子


在光与武对话过后,光消失在了回家路上,从迪路兽那里得知这一危机的武联络大家,此时有个反应很有意思:大辅坚持认为光去了数码世界,而武却联想到光去了其他什么世界。这个场景与其说是想表现武对光更加了解,不如说是在突出武作为“已成长者——经历过一次大冒险者”和大辅“未成长者”之间的差别更加合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之前“只有武注意到了光的消失”。



与此同时,光抵达了黑暗之海,并在海岸旁游荡,注意墙壁上的字“印斯茅斯”,这无疑是指《印斯茅斯的阴霾》,印证了前面说的光与深潜者的关联。除此以外,灯塔也值得注意——我们都知道灯塔的本体是黑暗之塔,此时它在投射黑暗的光——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故事最后出现的进化之光,以及与神圣环成对的黑暗环(黑暗之塔的方尖碑造型与奈芙蒂兽的埃及女神外形则是另外一个联系)。


光继续前进,感受到恐惧,光告诉自己“我可以不做这些事情的……不做这么恐怖的事情”。为什么即便如此也要做?很明显的,光是想知道是谁在呼唤她。如果她已经意识到之前那个深潜者的真身,说光是在探索“自己是谁”也完全没错(这里不妨对比下第23集,《当数码机被染黑之时》,在睡梦中的贤也在追问我是谁,我的心在哪里)。


接下来,光在黑暗的通道中遭遇到了“半鱼兽‘,光认为“它们”是数码兽,然而“它们”否认了,有趣的是,这些“半鱼兽”也在说“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这和光此刻的困惑一模一样。


“半鱼兽”又提到:“我们是受深海之下神明的指示来到这里的……有一天,这个东西(黑暗螺旋环)夺走了我们的力量,强迫我们去拜不是我们的神”。光看到环第一反应是数码凯撒,但这个恐怕并不是正确的答案,“半鱼兽”又说:“你果然知道……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你,无论你在哪里,只有你这个被选召的孩子能帮助我们拿掉这个东西”。


光尝试去拔环,但没能成功,数码凯撒的手下追了过来,此后的剧情没有太多值得一提的地方,但需要强调一下,本集虽然被誉为是“异色”的一集,从故事设置上看却仍然从属故事第一单元,是光与天女兽的个人回,因此在理解这一集的时候,还是要注意到本集想要塑造光与天女兽的本质。


在一切战斗结束后,天女兽用力量解开了“半鱼兽”们的环,此时,故事迎来了最高潮——这里也是本集中最为克苏鲁神话风格、也最为精妙的部分:如果小中在此想表现的仅仅是非人怪物召唤光,然后光看上它们一眼就疯狂掉SAN,那么本集可以说连半个庸作都算不上。但正如前文所言,故事进行到这里,其实既不用假定深潜者真正存在,也与达贡兽=克苏鲁没有任何关系,光可以将这一切视为是自己短暂的心魔、臆想——然而在天女兽解开黑暗螺旋环后,“半鱼兽”显出原型,光梦魇中的深潜者变成不可否认的现实……


说的再明白一些,光的恐惧并不是建立在达贡兽(克苏鲁)这个强大实体之上的,她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达贡兽或克苏鲁的存在,然而透过在眼前实实在在呈现的深潜者,她窥见了隐藏于她知晓的数码兽与数码世界之外的疯狂未知世界……那究竟是黑暗之海这片空间实现的奇迹(最后一集中玄内提到那个世界有着将黑暗回忆具现化的能力)?还是某种强大邪神实际存在的证据?此时毫不重要,重要的是,光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异质性,感受到了自己比其他人更接近“那些东西”,而它们也在邀请光“回家”……光就要无法回来了。


至于之后著名的“生孩子(原文是请做我们的新娘子……读过克苏鲁神话原作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暴言,如果可以的话,不妨将它当做是深潜者召唤同族姐妹回家的礼貌用语吧,不过事情似乎也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在《数码兽大冒险02》的最后,光成为了一名幼儿园老师,在此之前的剧集中也多次提到过光对孩子的热爱——这是否也与深潜者希望用后代来推翻新的神成为了对照呢?




三、神


分析到这里这集的一切已经很明白了,《达贡兽之海》的精妙并不在于它“浓厚或并不浓厚”的克苏鲁血统,而是在于它用克苏鲁元素呈现出了对于《数码兽大冒险02》而言至关重要重要的线索,若是把这一集与第23集、45集、48集、49集、50集联系在一起看,更能看出TV第二作与TV第一作之间的立意区别:TV第一作是站在肯定的视角上看待成长=进化的,孩子们不断改变自己身上的缺陷,数码兽们也不断进化,最终打败强敌,为此勇气必不可少,所以第一作的核心是太一,太一有着先人一步的干劲与意志;第二作显然没有延续这个思路。Staff们没有增加更多的美德、更多的敌人,他们设计的第二作是站在已经成长过一次的基础上继续看向未来,孩子们面对的问题不再是能否鼓起勇气对抗自己的缺点,而是继续成长下去会变成何种存在。数码凯撒展示了一个迷失了自我的负面案例(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数码凯撒的形象简直和一乘寺贤的哥哥如出一撤,但一乘寺贤的哥哥就是他自己吗?正如一乘寺贤的母亲所言,他是否也只是父母期望牺牲品?),魔神兽展示了一个坠入邪道的案例,而贝利亚吸血魔兽则将对梦想和未来的恐惧变成了肉眼可见的恐怖。最后一集中黑暗笼罩地球的情形和迪迦最后一集中加坦杰厄用黑暗封印世界如出一辙,尽管作品中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在那之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恐怕正如贝利亚吸血魔兽的必杀技之名吧——是“索多玛与蛾摩拉”。此时大辅作为核心主角的必要性与独特性彰显了出来,他对抗黑暗并不是依靠勇气或光这些美德,而是在于对现在的肯定,对明天的期待以及对梦想的肯定,他没有因不满和苦恼而放弃梦想,通过相信和肯定自己的梦想,他克服了、也帮助其他人克服了对成长的恐惧,从而得以再一次“进化”,最终用进化的光战胜了黑暗(这一点上无疑是致敬迪迦,但又在迪迦的“我也变成了光”之上更进一步,把孩子、未来、进化与光连结在一起,也给予了每个“大人”栖身之所)。


当然了,以上这一切都是建立在TV第二作自身的设计逻辑之上的,回到《达贡兽之海》,恐怕人们还是不禁想要去问:黑暗之海是什么?达贡兽是什么?未来达贡兽还会出现吗?深潜者们说的神又是什么?


……很遗憾,以上这些问题都是在原作及原作相关的地方中没有给出答案的。不过我们可以从其他一些地方找到线索。


首先,深潜者们提到新神是什么?按照剧中的对话来理解,新神应该是指数码凯撒,但是很耐人寻味的是魔神兽如此强大却也在惧怕这个世界,隐藏在海底的那位大人更不可能是区区一个数码凯撒就能抑制住的……考虑到深潜者们指明光有能力拯救它们——如果我们按照解铃还须系铃人的思路来思考,这个神是否可以被理解成是数码兽或数码兽的神呢(但这个神并不一定是恒常性,有关这一点留在额外的部分再说)?深潜者们的外貌被拘束为半鱼兽,光离开黑暗之海后抵达的是数码世界,这两点是否是在暗示光的意识将这一切“理解成了数码兽和数码世界”?那么,是数码凯撒真正支配了这里,还是光的理性如此认为结果导致了这个假象(不妨联想一下一乘寺贤梦中的赎罪)?如果当时光与深潜者一起离去、信了黑暗之海中的神,深潜者与它们的神是否就不需要再等待“时机成熟”了?



神可以说是一种根源性的因,神可以说是一系列秩序和法则,神可以说是一种善,这种善的最终结果就是人所认知和生活的世界。如果深潜者们忌惮的神仅仅是数码凯撒,那么在光破坏黑暗之塔与黑暗螺旋环后这一切应该能得到一个平和的结尾——然而深潜者们还在积蓄力量,还在等待,联系克苏鲁神话就不难理解,它们最终想摧毁的是人类所占据的地表世界与地表文明——也就是人类的善、人类的神、人类的文明。在这点上它们和贝利亚吸血魔兽有共通之处。


人们没必要纠结达贡兽是不是克苏鲁神话中的克苏鲁,也不用太过纠结于达贡兽“是什么东西”,无可置疑的事实是,宇宙中存在黑暗之海这样与人类的理智、理性、认知大相径庭的存在和法则,而只要人类的内心还有黑暗存在——也一定一直会存在——就必然还会有某些蠢蠢欲动的东西浮出海面。那家伙可能是隐身于TV前三作背后的邪神千年兽,也可能是原定第三作中从宇宙到来的阻碍进化的敌人,或者是“驯兽师2018”中提到的Malice Bot……无论如何,只要人类存在,光与暗就会存在,光与暗的斗争就会在,进化也会一直存在。




EX、启示录


TV第一作的最终敌人启示录兽是“因负面的想法、黑暗力量聚集而出现的神秘存在,据说其真面目任何人都不得而知,是否是数码兽也无法解析”的异常存在……不过我们可以从其造型设计上获得一些线索——正如所见,启示录兽本体下方有一个巨大的十二面体,这种规则的多面体又被称作是一种“柏拉图体”。在柏拉图论述宇宙起源的名篇《蒂迈欧》之中,柏拉图认为正四面体对应火、正六面体对应土、正八面体对应气、正二十面体对应水。而正十二面体,柏拉图提出“神使用正十二面体以整理整个天空的星座”,尽管他当时并未能指明正十二面体对应什么存在,不过后人一般认为正十二面体对应第五元素以太或宇宙空间本身。


众所周知,在柏拉图的世界观里、万事万物可被分为永恒不变的“理念”和随时流变的“可感知事物”两类,这种二分法虽然能够说明许多哲学问题,然而却很难解释世界创生的过程,因此柏拉图引入“空间(在这里做处所之意)”的概念,将事物扩展为世界,在理念的世界中存在着神=德谬哥与纯粹的理念,神利用理念和可感知世界内的质料创造了人类生活的尘世——基于这一说法,我们可以试着猜测启示录兽所象征的正是无质料也无理念的空间,或者说虚空(尽管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是反对虚空而将空间=处所与质料同一化的),故而启示录兽的存在目的是“肃清混沌的数码世界并将其归为「虚无」”。


TV第一作的导演角铜博之曾在小说中提到,启示录兽代表的是“不进化的概念”,而与之相对的恒常性(Homeostasis)则是“主张进化的存在”,二者一直在数码世界的历史背后博弈。看起来启示录兽是“0”与“1”中的“0”,而恒常性是与之对应的“1”。然而Homeostasis——直译为稳态——这个词很奇怪,它既不是纯粹的1也不是0,而且还强调一种变动性,另一方面,在关于恒常性的介绍中也提到了恒常性是调节数码世界善与恶平衡的存在。这意味真正与启示录兽“对立”的存在另有其人。


这个存在在TV中并无直接描述,但是对设定追本溯源,我们还是能发现其影子的。说回前面提到的柏拉图相关的问题。虽说柏拉图本人是极具宗教气质,不过他的思想其实更加侧重于思辨,想要探究一些更加具有“启示”意义的概念,恐怕还得从继承他思想的后继者那里入手——其中之一就是新柏拉图主义学派。同样是TV第一作的导演角铜博之,他曾在个人推特上提及过,TV中被选中的孩子与数码兽之间的关系是带有新柏拉图主义意味的“灵魂碎片”关系。这个“灵魂碎片”正与新柏拉图主义对柏拉图主义所做的扩张“流溢说”有关。通过从根源向外界产生的流溢,在柏拉图世界观中仅有模糊定义的理念被新柏拉图主义者逆向追溯,最终回归到一个先在、永恒、无限、完美、绝对的“太一(The One)”之上。


“太一”是至高的善,它包括一切存在的事物,不能说它是什么只能说它不是什么。这无限者是任何事物的根源。它是永恒的、不改变的。普罗提诺比喻,“太一”像无限的喷泉,并永不枯竭。又像是太阳,从中辐射光芒,而无损于太阳。宇宙是出自“太一”的流射物,是它无限全能不可避免的漫溢……正因为“太一”存在,万事万物获得了存在的根本“目的(telos)”——尽可能变的与“太一”相似(o`moiwsij tou deou kata to dunaton)。新柏拉图主义认为,世界有两极,一端是被称为“太一”的神圣之光,另一端则是完全的黑暗。但新柏拉图主义也相信,完全的黑暗并不存在,只是缺乏亮光而已。世间唯一存在的就是“太一”,照耀着神圣之光,但就像光线会逐渐变弱,神圣之光也无法普照整个世界……普罗提诺认为,灵魂受到神圣之光的照耀,物质则位于那光照不到的黑暗世界,而柏拉图所提出的自然界的“形式”则微微受到神圣之光的照耀。


看过以上这段描述就不难猜到了,光之源、善的源头、神——这样的存在,在系列设定中也有提到过:“善之存在”。在魔神兽设定中提到了“善之存在恐怕是构筑了数码世界的人类”;奥米加兽的设定中提到“奥米加兽是通过期望善行的人们的强大意志诞生的”——它本身也被称作是强大“善之存在”,并且在后续的作品中与启示录兽对立。总而言之,这个存在与人类有关,它可能是某个实在的人类——尽管在TV前两作中很难看到这种可能性;也可能是某种概念性的存在——恰巧,在第三作中存在着类似的东西:数码隐德来希(Digi-Entelechy)。


至此我们便不难看出TV前两作的世界观了:原本宇宙的某处仅有虚空存在,但是人类文明发展,计算机技术萌芽,人类的灵魂透过数据流入虚空,在0与1的波动中数码世界诞生了。人类的光不断照耀着数码世界,让数码世界欣欣向荣,但不接受那光芒的虚空却将其视为混乱,渴望一切重归于无。数码世界便遭到黑暗威胁,然而善之存在对此既不知晓也不在意,故而期望数码世界稳定的光本身——恒常性——主动从人类世界选召孩子,以人类的力量对抗黑暗。


——当然,尽管在TV第一作中启示录兽与黑暗几乎同义,但启示录兽既不是黑暗的源头也不是黑暗的全部,透过之后的TV第二作可得知,数码世界是建立在一片能让思想成为现实的世界之上的(或许是克苏鲁神话中的幻梦境),想必黑暗的源头也与另外那个世界——黑暗之海有所关联。耐人寻味的是,小中千昭曾在推特上提到过,刺激TV第三作最终敌人D-Reaper急剧进化的物质来自数码世界最下层的另一世界(Another World),而那里或许就是黑暗之海……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