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小说] 对某事件的回忆

1L  S, F' _$ b) g8 X  q! j" a
6 D* T. E1 ]( [, ~: |+ }2 v
http://tieba.baidu.com/p/2817129511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从第一天报到开始算起我已经就任警官一职整整十年,虽然我并不认为身份会对我接下来的发言起到解释作用,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尽全力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世人……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是有关一个月前有关“数码世界”的失踪事件的真相,或许它听起来充满耸人听闻的故事色彩,但它们的确都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3 i8 Y# V6 ]# B- o, W: Y3 n$ J2 b' T0 n6 j" N  R
这件事要从一位警官说起。警官高桥一是一位正直尽职的警官,他与我同时就职于东京██警局。虽然高桥君与我并不是同一领域的负责者,但是由于我们是毕业与同一所大学,所以关系一直非常好。一个月前,高桥君突然神色悲伤的出现在警长办公室,在简单的说明后以“家庭缘故”为由递上辞职信。尽管得知这一消息的我与其他警官一再挽留,但是阴沉的高桥君最终还是离开了警局。而后,作为高桥君朋友的我主动提出去整理高桥君的办公室,我的发现就是这样开始的。
1 b5 [4 T0 R* G/ K% S! p% A8 h/ U+ w3 k$ r# @: P) z
——众所周知,这个城市里离家出走的少年少女很多,为了能比较彻底地整理高桥君的文件,我把他的手稿全都搬到了我的住处里。我之前说过高桥君是一位正直尽职的警官,尽管有绝大多数的人口失踪案件最后都被判定为“离家出走”,但是高桥君依然仔细的调查了每一件案子并进行了详细的记录。他的这份尽职尽责让我用三天时间才分类完总共██起已判明案件,剩下的报告全部是还未找到失踪者的案例,而从这当中我又按时间对他们进行排序……
) M' g/ s3 I4 e1 g; X# |/ Q; f6 [# p, V6 ~* ~3 }4 g1 S& b) [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一些特殊标记——通常、按照警局的习惯,警官标注案件要点时都会使用红色或者蓝色的碳素笔,只有极少数情况下会使用其他颜色用于标注嫌犯人际关系,然而在几份异样的报告里我却见到了从出现过的暗荧光绿色,甚至,高桥君在其中几篇里只使用了这一种颜色标注要点:
+ J& [7 u' o9 p6 ?$ b. Z9 {7 S( _+ D7 x8 j0 @+ U$ J( |+ Y
        “Digital”
- v6 M, \5 C: B' Y8 U: f  z/ n9 c$ c0 A" R1 d
我发现所有被标注的句子里都含有这个字眼,而翻阅过其它几份特殊文件,我总结下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词组是:  N5 s) B7 b+ ]5 H
/ L1 v( r2 D* K* _- `6 j& [& }
        “Digital Monster”、“Digital World”
7 l7 x1 w' d9 B1 a2 |, Y. i2 K) ^8 E/ f) H. Y  u. W
我并不是一个关注流行动向的人,此外,我是个独居的单身汉,所以我只能去网络上查阅资料来了解上面两个词汇——“近年来捕获突如其来的数码生命体并在钥匙链大小的机器中培养”,简单地说,“Digital Monster”是最近发售的一款育成机游戏。, f: ?* N' l7 a0 r- N
& A. b! X* o2 _/ v! a
我思考着已为人父的高桥君是不是因为想要记住给孩子买新玩具所以才使用了一种不同于警官工作的笔进行标记,但是很快我就推翻了这个可笑的想法——那样的话,高桥君没有必要重复标记“Digital Monster”██次!除此以外,我注意到这样一份令人吃惊的调查报告:! d: ?$ f4 A. ?! Z3 Q; D/ f! k% M

. n: y. j! ^* E+ `4 R3 q! x6 G# W        西川██,女,12岁,一周前被报告失踪,3天前被人发现昏迷与御台场██附近,昏迷时口中不断重复着“前往、数码世界……”
- d% a+ E7 x, J( E0 W
$ b5 S6 r% x3 X1 l6 }8 m8 ~少女的梦话在当时没有被谁在意过,但是——Digital Monster是生活在Digital World中的生物,Digital World就是数码世界,而失踪的少女再出现时口中说着“去数码世界”,一切都串联了起来。1 M4 ~: v6 }: P+ R3 R
8 |) \( ]1 l. g
……莫非高桥君发现了一个隐秘的犯罪组织吗?
; c, f% Y0 T. ~! ~4 T/ e
: \3 ^8 H: R( v7 `/ r' W5 H, D我接下来用警官身份登录官方数据库搜寻了“Digital Monster”制造商██的资料——尽管商业向口碑不太好,但是社会方面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良记录,可以说是家完全合格的企业……而且,就算这家游戏制造商真的发现了什么大秘密,将其制作成玩具出售的利益收获与风险支出完全不等价,这是稍微思考一下就可以排除的可能性。
; I( {' x7 E& l1 F' x! g9 c+ e% F, O5 M: o
但对情况我而言就是另一回事了:警官与案件、父亲与游戏、企业与犯罪……9 d" l; J! M2 h+ [  J9 Y

/ B6 v8 _+ ]7 B' D2 R9 [7 W- F我开始觉得恶心、头晕目眩,这些彼此矛盾、根本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就好像一个个玩笑……我好像听见小鬼怪在我身后嘲笑我……可是我更没法相信高桥君会用工作和我开这么大的玩笑。- E: _4 j6 r- p8 \9 ]. ^! Z
, s! b, v. T$ z* b" j
经过彻夜难眠的煎熬的我最终意识到解决谜题的办法就是去亲自找高桥君问个清楚,所以第二天一早我便带上文件、然后毫不顾及形象和礼仪地驱车直奔高桥君家——高桥君的家位于东京郊的██,虽然位置偏僻但是附近超市与学校一应俱全……而我扑了个空。
% Q& s* e% \1 j$ i
7 [# i1 Z$ d# U——高桥君的房子里根本没有人,我试着给高桥君打电话也无人接听、接下来我又去附近的小学校,结果被告知高桥君的儿子这几天也没有到校……我心理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或者说是作为警官面对犯罪潜在的本能吧……回到高桥君的住所,我毫不顾及警官办案规章地破门而入,然后……
! E* L; }1 f) ]) m- p4 N
. g2 U9 B/ R0 n& z" V, y5 d正对玄关的方桌上摆着两人份的泡面,但是水已经凉掉了,我以搜索犯罪现场的方式搜遍高桥君简朴的家,不过没有找到任何可疑迹象——暴力、破坏、自杀,一概没有,安详的就像屋主人马上就要回来了一样……但是不能忽视的是高桥君和他的儿子也不在那里。* e% O9 g% `* [9 N
5 y7 M9 U1 Z4 t" _
“……”
2 j4 y+ m' w7 _. {
7 g  P; u( l: C# s7 g作为处理刑事案件的警官我面对过无数犯罪现场,可以说不管怎么样残忍的场景我都见过,然而没有一次探索经历像现在这样让我感到窒息、恐惧……我在高桥君的屋子里不断翻找、像个强盗一样把一切砸坏、翻开,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是失控的我连厨房与卫生间的角落也翻找过
& k3 l1 U( ?+ \* W6 E9 B$ V$ ~  \2 v  A3 G; h
        “——Digital Monster”
- R9 \9 k2 y2 r5 w
+ @- a3 ?2 y" C就像猎狗追寻着猎物的气味,我寻找着它,这不是什么逻辑推理的结果,而是直觉、是对于犯罪核心词探索的警官的本能……最后,我在俩人小小的卧室里找到了它
. c! c  O, Y9 P% L4 y9 V
- u8 _. G( L8 N) x% o“——我的希望”9 g& j7 A6 @+ ]

' w6 ^: v6 n, N; H# M/ B, k* {褪色的漆木板柜旁,皱巴巴的漫画海报上高桥君用荧光绿笔写下了这样的字眼,而放在一旁的是他买给儿子的崭新的Digital Monster育成机。( C* B  Z% s8 }* R- z- ^
$ m: f2 J7 P0 W7 y" u
“我的……希望?”+ {( P  d( @- A% C

7 U  t7 p% v; o虽然去掉了包装,但是看起来是崭新的,那只有手掌一半大小的玩具,金色的外皮看起来有金属质感,摸上去则是塑料制品的触感……其实它就安详的摆在哪里,像等待着我一样静静等待我冒险到最后,而我,边不自觉的念着那咒语一般的话语,边摁下了玩具背后的摁钮  W7 z# U3 z* P0 L7 d! I4 o

$ Y  S: m9 i! l/ u- c5 {8 C——嗡嗡,机体的震动吓我一跳,然后灰绿色的屏幕上突然亮起了黑色的点阵图……看起来像是个人形,大概这就是所谓的Digital Monster吧。我看着他在屏幕里来回来去的走动,头上不时冒出感情符号……虽然在静谧漆黑的屋子里盯着这样的小家伙很恐怖……但是事实上除此以外并没有任何异变发生。, D$ R2 M1 R& b' C% ^1 Q+ f. k) m2 D: B5 d
5 ~* u: q3 s; }$ u2 q
“……”
4 I5 H) U$ {0 w% }4 D: c0 H6 s; M; G: ^- r# p
我顿时感觉到空气凝滞,身体也开始脱力。刚才搜索时的狂热褪去,冰冷从脚底蔓延上全身——我想我已经神经失常了吧。不管是由于工作压力还是心理缺陷,总之,我为了一个奇怪的幻想闯入了父子二人简陋但温馨的家中,然后一通破坏……
% k" T+ k5 I9 H) p" n, {
8 v  v8 M/ ]  ?$ l1 H游戏机不过是游戏机,不可能带来什么奇怪事件。也许高桥君在家中留下的景色不过是为了纪念亡妻、是在离开这片土地前的纪念而已。他想纪念二人在这个城市互相扶持走过的人生,但是我却因为臆想打扰了逝去者的安眠、把这一切都破坏了……! C4 J2 N9 K0 T( C  ]% B8 X

$ X( ^+ o3 M: D% C+ }+ E而就在我如此懊悔时:5 W/ T) K- @- R: F3 }/ y+ I
+ l) G: j! }+ _/ P6 B! ~5 J2 o: h
“我的……希望……”
* Z3 `4 l( a6 K  n' l, T$ q  K: D+ D: x  Q
哀怨或者是祈望的口气,总之巫师祷告一样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回响。. i6 m- _& d) j

+ ~& e# E9 {, ?( _% K“高桥君!?”4 l2 X4 d! a* K% X4 ^- X% A
: \/ g  o7 u9 }( l) d7 |1 X6 ?. ~* a8 ?
我惊叫着、猫一样地跳起来看向玄关、看向窗户、向四周张望……但是毫无疑问,视线昏暗的房间中只有我一个人。
4 J# H) n; h6 y* f' [5 [
& g4 q. h' @" C* E# Z. h- j2 C5 Z“我的……希望……”3 B& [+ f6 Z0 ]# J' j6 I5 h
' q$ _. V6 a! X: X7 {
然而我坚信我一定没有听错,那就是高桥君的声音。我又疯狂的在屋子中跑动……卧室、厨房、阴暗的卫生间……最后,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Y) t0 x& h# t7 g" m
0 A% F, l, ~" R8 ^
“我的……希望……”
2 x0 ?& q9 K( w* X1 j5 r2 w! q1 P8 l/ C9 z1 I& X! a
声音不来自房间,而是来自我僵硬的手所捧住的小东西,尽管那并不是它震动所造成的声音。
4 \5 ~( O4 F! f" w& e4 W' N% m
0 M& `1 @% M0 |" r( H/ D! s5 C2 p“我的……希望……我的……希望……”" {; W% b: F. ?7 C& H* v8 a3 F

3 M$ \6 f( X8 i, t9 `. O不止是高桥君的声音,我还听到了高桥君年幼的儿子的声音,而当我惊异又恐惧的看向手中——不知何时,手中育成机的屏幕上多了一个人形……; o2 Y- t+ f# N, ]0 [( g1 H/ s' b
& f. j4 D- o3 R% Z/ M
“我的……希望……我的……希望……”( Z. y# M+ A) K

6 v  {  p% l/ e1 l0 W1 ^" C- M我不断听到这句话回响,而且不止是高桥君、高桥君的儿子……这句话每回响一次就会多一个新的声音
2 @. Y# E8 x+ u( K( {* O- n$ @, g, S5 b. C1 G% w% k. Q) R
——他们矗立在那里,就像朗诵着呼喊什么巨大之物的咒语一样。
9 o: {( F$ I; X- ^3 a' T% X- V+ \! |2 ^* U8 ^+ r1 l/ H  c" T) \5 r: J
“我的……希望……我的……希望……”( [- {$ t- s2 x0 k- j

. X( P& b, u: ^4 D- H. H8 |我感到氧气越发稀薄,视线开始发黑,然而我的嘴巴也开始念起了咒语:“我的希望、我的希望”……我眼前开始出现的幻觉,在我脑海里、一群人不断重复着“我的希望、我的希望”,而他们的形象也越来越清晰。5 z( v+ L2 U) s9 K+ @/ o

1 y2 j7 q" j, P# S6 b3 m“我的……希望……我的……希望……我的……希望……我的……希望……”" Q5 X) {+ J9 {4 n" w* b
! n) l1 d+ y& O  j- k- D5 e1 d  F
我真切的看到高桥君还有他的孩子,我清晰的看到每一张脸,而我口中的声音与他们的声音复合在一起,听起来越发虔诚……
% j1 D2 O& g: [( J, Y
. B0 l. D/ N# C9 w' v* G5 m然后,我就看见了“它”的身影。
2 e& I$ z" z* H- Q/ o9 N; z! {& O
3 _0 {2 s$ O+ ]( r6 Q/ @2 G“那、那是!?”5 X  h! q4 l. W# k
3 @# r# W8 d, e
我不禁想:那就是、我的希望吗?$ [) E9 Z6 F9 A& z6 g! _
2 L7 d% @9 y2 ?
……我看见“它”矗立在海面上,“它”脚下的海水凶暴又安详。“它”如此巨大,巨大到任何人工物都无法与之比拟,但在“它”身前近大远小这一自然法则失效了、我竟然可以清晰的观察“它”的面部——但“它”其实是无面的、或者说那不是人类能理解的姿态,就像我们不能描述曲线一样,因为任何常识都无法解释眼前的光景,光是看着“它”我就要发疯了。
% |+ U& _! t3 a/ j+ g/ T& G- E0 M% ]. \4 B* V
至于“它”的信徒们——高桥君、高桥君的孩子、以及和他们同龄的人们在看到“它”出现的同时便开始狂舞,接下来,“它”应礼仪赐予他们“伙伴”……是Monster、各式各样的怪物,我能想象他们的性状,但是我无法想象他们生存于现实,而得到“伙伴”的他们举起一个一个小小的机器,犹如举着魔法书的疯狂祭祀一般地冲向平原……他们指挥着怪物、怪物与怪物们厮杀,怪物倒下了,他们在欢笑,他们手舞足蹈,然后在四周书写下他们的壮举……那是纯粹的毫无意义的厮杀,即没有希望,也没有意志,不过是为杀而杀而已。他们的情热也是如此,如果说有唯一的意义,那么大概就是祭奠他们的神吧。整个场面如同黑暗的原始宗教壁画上的场景再现,但是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我这辈子都不曾见过的笑容——从灵魂深处泛起的哈哈大笑。! R; b5 a: h) l; n* |  S) G( K

2 S+ X1 j% ^1 U# J3 D8 E# \“我的……希望……”$ X( L/ d: C% V" Y% [, l6 P

3 ]' u" s2 E. U  h我呆立在原地,理性开始瓦解,头脑中仅剩的是过去看到过的神智论者的话语:破坏与杀戮是背德的,但是如果罪恶还存在的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 R4 O4 _5 I9 p3 [. y! n
- G- D; v& W9 J7 z  h+ e5 p* k“它”招安似的凝视我,尽管“它”不具有人的表情,而我曾以为我的职业信仰可以抵挡住任何不义的诱惑,可是真到那个时候我发现我毫无抵抗地被他们吸引——是真的,就算我是警官……可永远的快乐,谁不希望呢?虽然是以理性为代价,但那与亘古的长眠无异,更何况永无止境的时间让死亡都变成了无意义的词汇……黑夜是甜蜜的,因为不用再直视黑暗,接受了的话谁也无法惊醒我们,而那就是永远的绝望、永远的幸福……
$ y0 s% I# s& x8 K% h
; l6 x$ M! w* ~& ^我同意了,这并不是无法得到幸福者的自欺欺人,恰恰相反,矛盾才是宇宙的真理……“它”看着我,要赐予我属于我的“伙伴”,而我好像回到童年的孩子,在那一瞬间回想起被遗忘的、缺乏明确形态的、混沌的愿望——那当年的梦想、因为“现实”逐渐失去的希望……这是拒绝了的话再也得不到的机会、以人类之力没法再现的奇迹……
0 i  X  `9 y( _$ q% r/ B% q6 J; _
我伸出手,想要接触我的“伙伴”,我幻想着美好的未来,然而就在这时我被人重击,等我醒来时被拘留在警局的医院,至于之后的事情各位警官们、我过去的同事们都已经知道了。
2 P' j* s' T2 d% W+ n7 S: l. w( d* G# k/ d- F% O
……我想我确实已经疯了。背叛了“它”的我每夜都会梦见“它”的面容——在不是温柔的荧光绿色的幻影里,而是在冰冷的黑暗里……“它”不应该找我,因为我并不是有意离开“它”的,但辩白没有用,我总感觉到“它”冰冷不满粘液的触手从背后缠住我的脖子,我试着转身但是看不到“它”、依然被“它”从背后折磨着……因为“它”无处不在……
& h0 C+ m: ~8 L; h
* L8 m) [  O9 X; \! j尽管我愿意承担致使失踪者失踪的罪名,但是我说的千真万确。唯一可惜的是逝去者都已经得到了永恒的安宁,只有我被吵醒了……“它”会到达这里、用“它们”的世界取代我们的世界,就像我们用城市取代了丛林一样。我不知道如何阻止,也不知道阻止是不是正确的……我只想说这个世界太过庞大,对于人类来说就如同永无止境的黑暗一般。我们只是凭借一厢情愿探查了小小一片区域,然后,我们依赖可能是“它们”恶意或好意施舍的一丝技术(网络)得到了可以自以为是的繁华……但是、根本上讲,我们的智慧不值一提。
  Z; K; e# U1 C/ i2 b5 I# [$ r8 E7 v+ k; d
也许应该说智慧都是无知的体现。0 u# P8 E  @: ]( u
) J" b  u9 d* e2 n% d  q- X
我们常识之外的宇宙无限广大,“它”甚至“它们”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据,我们现在如同神一样信仰的“规律”不过不值一提的假象,建立在“规律”之上的“科学”更是如此——我知道这听起来是神秘学的说法,但是“它们”不止是神秘,而是支配者,我们人类自以为聪明做下的小小的恶或小小的善与“它们”的作为比较简直相形见绌……
, u0 p  G; @5 o' Y3 f
; I( h4 `" H, @+ {* L. x( [) W! [& t我们或应该对世界再敬畏一些?我不知道。只是见识过“它们”以后让我觉得我们的所作所为如此可笑,尤其那对“无止境”自以为是的征服欲以及由其衍生的探索之心……希望人们对自己好一点,如果能听进去是最好,真能做的话即使得不到解脱也可以尽量保持心灵平静。或者干脆把我和我的记录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吧,小心、谨慎的不要再让人们踏入这个冒险旅程,让他们也……哦不!“它”就在那!在那!在那!不要过来!2 q5 a0 \4 M. Y/ F1 J6 e4 G8 `2 d
- a0 q9 y' V9 T4 ~

2 Q/ F9 ]9 H9 @+ x* @' U
+ b7 X, a+ L3 `$ B(██年9月5日,前██警局刑事科警官██于生前对前警官高桥一一家失踪案件的非正式证词,记录者██)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