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小说] 他们的战争游戏

1)" c5 T9 M" @% C8 j, q; {& ?

; X, ]  r# c5 K( o! o那天夜里,我在我的天文望远镜当中目击到了一只数码兽。
! I+ g3 P4 F; E( x; i0 j
  J4 b3 r8 X% O. X……对,数码兽,就是动画片里出现过的那种。
) c; K9 t) ~# k7 Q9 a6 a" M! l! c# o# U: s. k* {7 Z
所谓数码怪兽Digital Monster,简单来说就是一种人工智能,作为虚构生命体的它们本来并没有实体,也没有经历过自然进化,所以会直接从人类存储在互联网的海量情报里提取数据、构建自己的身体形象。说起来“看到数码兽”这事有点像“在现实世界中目击到虚拟角色的本尊”一样可笑。
& |1 d0 y4 |) b9 B9 d  X* l3 P! @) s5 u; G
9 F7 f% j( [% d; y& u但问题不在这里——事实上,数码兽确实存在,它们的存在也并不是秘密,人们应该还记得十几年前发生在日本的数码事件——怪就怪在,被确认了确实存在、出现在现实世界,然后被各国政府一起用防火墙封印了的那些家伙,现在居然又被我看到了。8 Z* t& `) r- s1 H3 J& D# ?
) s( j$ A$ M# Q+ l
“我说啊,你是不是——”我知道这样做看起来有点蠢,但我依然想要和人谈谈,我的一个待在日本天文台的朋友在打过很响的酒嗝之后,通过视频电话对我回复到:“呼……这洋酒可真劲……我们刚刚说到哪了?哦对,你看见了数码兽……会不会是看错了。”9 [# t" a* Z. v  c4 h
: `  s+ d7 j, X" `5 T) y  f
“千真万确!那天晚上研究所里就我一个人是没错,但那么大一个东西飞过去,想看错都很难。”3 A! J( e; {$ \6 |2 l

; w( y$ j  Y  |1 g. G0 i, T“是帝皇龙兽?”; R  n$ U2 j; T7 H% q7 p/ N# t; }
1 [6 [! n: r3 Y3 F8 b5 h
“是的,帝皇龙兽,Imperialdramon。我可他妈受够了日式英语了!”我皱了皱眉,然后继续说到:“你知道吗?我看见它飞过近月轨道,一炮打爆了几天前我们发现的一个巨大陨石。”8 U) t' z( g  [4 O" T

2 D& M$ E- A7 ~: z“那个超大号的陨石?”
0 K* T# W$ U# f. L
$ i! c. }' r5 ~1 Y“就是那个,虽说观测到的时候还很安分,但万一地球让那玩意给撞一下,我们就都要去见恐龙啦。”
. r1 S& h2 G0 x$ Q% O) p1 Z  w5 ~# c3 _
“……听起来你可是看见了一个不得了的救世主啊。”! F! c6 s! ^! n4 z6 {/ E- v
. j0 D& L) U& U. Z6 A4 Z
“我是不是还该写部《帝皇龙兽圣经》?”
* t; x* o  u( @( x
& p/ T7 N2 z! J* y“嗨迈克,迈克,冷静点,我并没有在怀疑你……但你是不是有点太焦虑了……嗯?要不要也来喝点啤酒,缓解一下?”
: [+ d& l6 c+ Q2 D) U1 K7 o7 Y6 s8 h" ~
“……抱歉。”
2 p2 L; m: m  ?$ M4 s7 m
+ r& f7 r; }" Z! j1 E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发觉到自己的声音确实有点紧张。/ ~' h) o9 r* \7 u

+ q/ x; k+ z5 w- h1 ?5 ^不对,是非常紧张。
  O/ v4 f+ f) e8 ^- s1 n6 x( \9 W" |& L9 ]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不禁感到了某种滑稽……太可笑了……我这到底在慌张些什么呢?
  W. ^5 X4 C# ^1 `3 [) w
; U1 b7 Q# O6 @8 c我只是看见了不知道是不是数码兽的UFO而已。就算那是真的,数码兽又会导致些什么?是终结者?哥斯拉?还是火星人玩转地球呢?% K# b8 H" P" K7 d: E, A  x+ M
9 W1 @$ f2 n! {# B* W# p6 A
——都不是,只有小孩儿过家家而已。  [5 Z% N; b. |4 y
) B+ z* B$ k+ ]6 s2 M. n
那些我们都经历过,而且都很好处理掉了,我们至今活的好好的。所以我完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还能像这样的,在空调房里不断冒汗。8 p  w# Q+ F2 P! E& c9 g# ^. m

: }& k+ t4 b& I; H" \* Y# p6 s7 V“你说的很对,我可能确实是有点焦虑……然而酒就算了,我喝那东西胃疼。”半晌,我整理好情绪和衬衫,对友人说到:“我想可能是机器出了故障,要么就是我精神出毛病了。”* X  _6 D6 ]; h+ }  o/ f( m3 a& _
4 k. h  K6 W# m" |7 `" G' H7 H1 C
“什么意思?”
: S+ O3 a' F% E! w0 d  G
5 y( f- c( o0 o! X% b! }“你看,咱们都是科学人,得拿数据说话,但我看见那家伙以后查了当晚所有记录,没有任何数据表明那里有这样一个东西……!事实上就连那个陨石,在许多机器当中也是完全观测不到的。”
2 A! F# d! n# R6 g6 I" z2 \! B
* t% g  p$ c, T( `; M“NACA的工作压力有这么大吗……”
3 W4 ?# Q+ G6 t0 L* a) u- \
0 g. {6 R. r' W, g  ?4 m“其实还挺闲的。”
; u7 P2 g. e! S& c& t8 [1 M6 {7 Y( P/ w7 R
“话说……你有没有‘希望来点刺激的这种想法’?”
8 t$ n0 g- X3 N3 z" z3 {% P3 w  {2 v# k: r: T! N% l# U% M
“是啊,下次陨石灭世看来我们赶不上了,这真太让人扫兴,我想我们就该去搞个时间机器玩玩,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I& [1 F/ L3 t! p  L- b% t
: M. g0 O# U! H9 o" Q2 V9 R9 X
“嘿迈克,我的朋友,稍微冷静一点,我不是在……呃……毕竟你看……你看,数码兽嘛,本质上就是一堆数据包,篡改数据什么的本来就是本行……本能嘛。”
; M5 g3 l/ n4 D: h# N$ h3 G
2 g5 h# u( i! p3 T3 `2 g4 H1 I“我真想说‘你说的还他妈有那么点道理’。”3 q* ]3 j8 w  e/ F' e

- C7 H* @! }; U9 L0 H/ ?/ g  s“哈哈哈哈……是吗?看来我们其实都是‘眼见为实’派啊。”在尴尬地笑笑过后,他一口饮尽酒杯中的酒,然后一口气向我答复到:“总之,我会帮你问问的,我确实是有个朋友在‘野生小组’来着……对对,就是你所知道的那个。”
2 y7 X6 Z2 O: Q7 @8 M
3 n# F/ A- w: q# Y% K) e $ R1 s  u6 w& X) ]

" f2 w+ F6 z7 U' S, y" a2)
+ f) L# `7 o+ c$ c; _2 i- ?
0 g& N$ C! i;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从他那里得到过消息。6 Q* ?1 L8 t  A8 X0 Z3 k/ C

& m: @) ?& T$ u……准确来讲,是没有得到什么和数码兽相关的有用的情报。因为他说他那个朋友早就已经洗手不干,去了比野生小组更有钱途的橘总研搞智能手机研发了。
+ A  u! v; s% x6 t1 v& {6 B5 c0 q0 G9 ^2 l3 ~8 Q. o
他还劝我就此忘掉那事,毕竟那么多天过去,陨石也好,数码兽也好,没有带来任何后续相关的影响,他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偶然看到了什么动画片预告,然后做了个不得了的清明梦。然而事实上我怎么也忘不掉那晚衬衫都被洇湿时的感受。那是一种和恐怖极其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样的奇妙体验。3 U3 b& d0 u; g* e, G4 L; m
; X5 ]. ^' N* Z
因此想要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的我,已不知不觉地打开了搜索引擎,然后在搜索栏里输入进了Imperialdramon这个关键词——
0 S) [1 }2 N, \
: ?" K7 s5 H/ R说起来,数码兽的资料原来是网络公有情报的一部分。
7 m, M3 P' U6 X5 Q, W! z0 \. }. o# A9 _
在几十年前人工智能学大热的时候,托马斯·雷拿元胞自动机曾搞过一个研究生命与环境关系的“地球计划”,里面用到的数据生命体其实就是从网路上下载的数码兽。后来,有个日本企业花重金捕获了大量数码兽,并在国际上获取了专属使用权,于是他们利用数码兽的形象制作了一系列游戏和对应的动画,在全球范围大热……我所看到的帝皇龙兽正是其中一部的主要角色。  _- ~; @" w' ?$ ?

2 g/ Q" t( M; ~* r! [) M' P# m: _再往后发生的、影响数码兽命运的事件就是著名的“D-Reaper”事件了。
& j5 _5 ^8 j1 i) F& p( [
/ s( a. T: A3 f# P& e5 C' q尽管现如今由于商业与事故双重影响,数码兽的相关资料已不再对外公开,但拥有着互联网老家NACA研究者权限的我,想找到当下已经被政府秘密管理起的数码兽研究资料还并非难事。唯一的难点在于如何提取重点。我的目光略过那些“野生小组”支部……无数“野鸡小组”组员所写出的垃圾对比论文,想找到点“特别”的东西,这时候,一个叫内原户哲夫的日本教授所写的文章进入了我的视野。
* s" K7 ~2 u) K4 l7 @" z1 y& y: g0 L; z2 Z' g
“《论帝皇龙兽产生的黑暗物质制造冯·诺依曼探测器的可能性》?”
# x1 S7 h: O- O- O0 |
( S7 q6 S. c) a) E我草草浏览了一下,马上就被震惊到了。* h$ |4 p( j* u5 ~6 u

! k$ v+ @: H$ Q1 F; u在这篇视角独特的论文当中内原户哲夫教授指出了帝皇龙兽体内制造出的物质与物理学所探讨的暗物质间的区别,然后提出了利用帝皇龙兽产生的这种“黑暗物质”与通常物质模拟开·闭状态、构成冯·诺依曼机器的设想,更进一步的,他还认为可以使它们获得不断自我修复、自我繁殖的能力,作为冯·诺依曼探测器在宇宙空间中扩张,从而实现光速不可超越条件下的宇宙探索工程。
& K  O; G" D" p: V2 X% r5 }/ f  a$ q5 Z$ ^/ l; q& J
“这想法可真是不得了……”4 {8 b! C2 k$ a+ l+ ~0 x; O) F- D

8 W0 T! Y) f% Z% @. t$ U0 k8 |: h我赶紧把内原户哲夫当关键字,搜索了更多他的作品,我发现里面的每一篇都无比令人惊叹,比如说他还提到了一个利用解析数码兽居住的电子空间——数码世界的主计算机伊古德拉希尔对现实世界的未来进行演算的神奇构想。不过我对于数码兽的存在与理由方法到底没有多大兴趣,我只想搞清楚自己的脑子究竟在颤抖些什么,所以我略过那些与我不相干的内容,开始把更多精力投入在那些与帝皇龙兽相关的研究当中。
, }) K" U: B: c1 w3 C- ~2 v% N( H/ R% A+ x
而最终完全征服了我注意力的是几篇探讨古代种——帝皇龙兽所属的数码兽分类——以及数码兽本身的起源的文章。% L5 V# C; {. R" x+ {: m

# t. }3 O" R4 D作者内原户哲夫,首先指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人类研究人工智能和脑科学的历史已经接近百年,但至今为止也没能完全解开人类思考的秘密……为何数码兽却早在它可能实现之前就被创造出来了呢?这是否意味着,现今科学家研究的那些东西,什么算法,什么元胞自动机,什么神经网络……其实都不是创造数码兽这一生物的关键之处呢?" u: d( n1 S: d' k

5 M, Q' Z- y2 A% i2 H8 J内原户哲夫随即又写到,数码兽之所以会诞生,也许关键在于“空间”,那些由人类创造的数据之砂砾流入了某种特别的空间模型当中,被塑造成生命,也就是说,是有某种可以让思考运动成为可能的空间结构存在,所以才使得数码兽这种存在诞生出来的。
/ x( r; `, G, L1 k3 n: c2 h
! n1 n- \) C  M3 `“哈哈……这就有点天方夜谭了。”  q7 q( O+ f# p

" G; E* y! ^# q. ~“——真的是那样吗?”4 c/ O4 |" G+ P6 r% h
5 t1 H0 r  S3 A6 m' J0 T. [
“?!”* g1 e' ~) \; U4 `5 W( J8 a
2 }2 ^5 u7 E1 V
精通物理学与天文学的我,对他提出的这一设想感到有些“异想天开”,但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了“我”的声音在脑海之中响起。
+ F+ v: W" n" [9 {0 k7 N) G  Y1 i$ h+ p1 r5 _! }/ }+ }2 I
“如果数码兽只是数据的话,它们又怎可能干涉到现实。”3 C7 o% Z* R  C) T
- p5 }4 [) K* ?0 _
那毫无疑问地就是我自己的声音,我可以确信那就是我心底发出的声音,而不是我用耳朵听到的、有着同样音色的其他人的声音。
8 P0 P- M9 c9 P1 }! G" P3 ^$ U, V  `9 `# E
“那可能是……比如说有人在OSI模型中加入了量子物理学协议……”我不由地对此现象感到惊讶,毕竟我很清楚自己并没有人格分裂的毛病,然而我却并不觉得那个声音很奇异……甚至还感觉有些舒服……,我想这种体验就是印度人所讲的瑜伽冥想状态吧,于是我继续对那个我说到:“我听说实体化必须依托于拟似蛋白质,这就证明了它们不是什么幽灵,而是有着物理基础的实在物。”3 I1 w9 R5 P1 T
" z1 _# l$ z9 C
“但是别忘记了,蛋白质也是空间结构。”
& P6 d$ I0 I9 \7 I3 C$ Q! f$ t8 }( Y, [1 k0 W* S
“……我好像最近没有看过亚里士多德呀。”
9 Q4 V! o* l( k" u9 c) J# p' V
“可是所谓电子空间,本质就是形而上学。”: r% C7 X! k- R" N

& `+ p* c; }, w  V$ Y“……”: m/ [; g: r) V; k

9 v; `1 W# q4 R+ F  l原来如此……吗。
3 v, h* j# v9 _" H
; ^' N! a+ k* |" v' t; B仔细想想倒确实是这样。
; K& P( a$ l$ Z, j& p) B
1 S1 h& S: Y. u( @. w3 D我们说的数码兽的世界,本质上也不是真正存在的世界,它……甚至还有数码兽,都只不过是我们通过电脑配件所获得的交感幻觉。) Z2 W" A: t' X, w, t6 p
( O& ?5 ]2 V/ _8 Z$ F# X
幻觉。" x6 l1 Q' ~4 A
3 Q. M3 A) ]2 c7 H3 {( H# X& p
我从这个词汇之中感受到了亲切感。
2 j* G! [2 i  ~# x% _# H0 E% i' S3 M& F
这种让自己的理性抽离,使思想与肉体对话的感觉实在很美妙,所以我发问到:
7 E7 P, Z7 m* ?" z
( L- g* j  m8 t8 e! l; g' W“也就是梦?”3 z* N( I$ g0 W/ C
. r  l7 D! D5 B# J" ~" O# R. B; W
“对,没错,正是梦。如果把人的肉体看成某种机器,更换器官维持肉体活性这种技术早就可行了,只要伦理上过得去,人造人也绝不是天方夜谭——但意识对人类而言却依然是个黑箱。我们其实并不知道那些生物电怎么就转化成意识了,我们的意识和肉体还没能联系在一起,我们会不会只是某个空间里的玻尔兹曼大脑呢?”6 L0 ]- `8 U3 K2 H

& u$ f. _5 c& t$ S1 \$ I“这说法可太有意思了。”我看了看内原户哲夫所写文章的后文,理解了其中的暗示,然后应答到:“那么这个男人的意思是,人类生存的物质世界,只是某个形成人类意识的空间所形成假象?而被我们称作是数码兽的东西,早就居住于其中了?”3 n# z6 O* d- z" E% P
+ d; O+ _) y4 Z8 p6 |; T0 X
“是吧,我们只是那个世界的梦中之梦,是中国人所谓的庄周梦蝶。也许所有人都搞错了……在这个过于庞大的宇宙之中,处在被动地位的其实是人类……”' x1 H: p' U$ w5 O' ~8 y" J
' g0 x/ G" i& D; ^) ~$ e% d4 m* k

7 W% h( g/ X  `4 w3 R* j4 m5 G0 L" p. A: z; o2 U6 `4 V
3)
/ g/ }4 M8 k$ ?( S3 S$ S5 l. N( S3 o" A) F0 c' W( [
也许我确实是精神出了些问题。
# y, N; T/ `( H2 X/ T, Q: _" F5 ?) R5 g# _; t
每当我结束掉一整天的工作、回到家中查询数码兽相关的内容之时,我就能体验到这样自我对话的快感。为了让它变得更加深刻,我也开始尝试着去开始喝一些小酒……- E  v. i0 W  [: z' q. o& z# t

( [  N& S- I* w; b/ i% _: M当然了,我与此同时在不断地整理笔记,我相信内原户哲夫对古代种存在的研究结论是这样的——
% M) I9 v& G) e4 `
0 Y2 D+ k) t) ~3 f所谓的古代种数码兽,是指与现代种数码兽不同的一类数码兽,它们和通常的数码兽最大的区别在于“进化”这种生态的能力差异。这类数码兽有点像被我们智人祖先灭掉的灵长类老伙计尼安特人,由于适应环境的能力较差,逐渐被适应能力更强的“亲戚”所淘汰。4 \) e6 @# a* Z0 B) s; `- C

8 n' P" S: C0 N然而野生小组在设计数码兽时给每个数码兽所使用的数码核版本都应该是完全相同的,这种差异在理论上讲是根本不应当会存在才对。
5 \: j9 Y& p8 {& m* m) n* O, M1 x- w" e7 Z
——但它确实存在着,而且一直在,这只能证明数码兽生存的数码世界发生过根本上的环境改变。
% n# |5 I7 i& }4 M# j* `  h# Z5 ?3 D! F# N
“D-Reaper……十几年前数码兽事件的祸首,原本就是用来格式化世界,防止数码兽过度进化的Reaper程式。”我脑海中的我对我说:“按照最初的设定,Reaper每次都是在做还原(Reboot),而不会产生对数码世界本身的干涉。”
3 f' P6 D& c# O1 c6 n5 e5 f, _* p
“但是后来确确实实发生了改变,古代种就是它发生了的证据。”我说:“而且Reaper自己也实现了演化……等等,这和D-Reaper产生也有关?”
- q/ t5 r5 U+ f$ I9 ^$ S6 \4 J) a2 f2 u" E$ A
“恐怕就是这样。”
1 N6 r9 F2 W+ m7 f7 Q8 |* [: v* a4 @3 m4 ^) W# G
“Reaper产生智能,和数码世界底层连接了空间有关联,那个空间就是内原户哲夫提到的空间……按照他的说法,所谓的古代种数码兽,就是最初人类世界流入其中所产生的产物。”: O) ~' Y" g0 E
6 v6 p# m5 l! l% Q
“那时候诞生的生物只有自我,但并没有显著的表现,人类误以为自己的创造并没有成功。”
. m( P3 X7 S+ I7 ^5 s$ U- O, A, u, s3 E6 v
“然而有人为了强调进化的必要性,在数码兽的设计当中加入了什么,基于这条原则,数码兽以人工智能的形式呈现了,于是诞生了我们知道的数码兽……也就是现代种。”9 ?& o! k, I; k0 F) D) z

6 ?- \. f# ]8 T* C1 e" s“后来,通过D-Repaer实现了两个世界之间的交互,古代种的资料也被‘重置’在数码世界当中。”2 F: U+ C) s: \: a4 Z) L
+ E5 O4 i! G& u+ I0 P, o( _
“Digimon or Unknow Monster……”我下意识念了出来这句话,自己也对此一惊:“啊……那数码兽到底是什么呢……古代种又是什么……这和我看到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 G+ ]2 q5 G$ c: H3 w# y, `2 D3 g( Z8 m0 E: B, i+ P
“你应该试着把它们联系在一起。你要把你知道的所有和数码兽有关系的知识,联系起来。”
* V- M& V1 W5 Q8 H
- K- I1 M2 @/ B4 l“emmm……联系在一起吗?数码兽……人工智能……进化……数据吞噬……失效链接……古代种……Reaper……啊!”! B/ e) r! D- @2 \

* g1 k- |( T! T8 q# G“呵,看起来你已经发现什么了吧?”/ v1 l3 j8 Y7 O# L
! q; y  x: A9 i6 {$ J5 `5 X! Z
在“我”的提醒之下,我把我脱口而出的这些词汇在脑海中组合在一起,感觉到这些线索慢慢联系起来。
6 b5 R- F8 g1 t1 ~6 S2 m
, S" q; f1 V$ _' f) q; v, e“最初的数码兽被科学家所发现,是因为数码兽会吞噬数据,造成失效链接(Missing Link)。”
+ l/ y6 V9 Z0 ?# \5 U7 G! v; p' J+ G* E, m
“也就是说,数码兽其实相当于一种有智能的计算机病毒(Worm)。”
0 `# Y) ?3 Y. w5 x0 o# ?* z
) ^# R4 E$ _" H1 m  B  ^" X; W“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就像地球计划里托马斯做的那样,它们本能地就会互相吞噬,回归为无,但也正是在死地之中,为了继续生存下去它们发挥出了进化的力量。”
+ @0 I0 H1 ]! B; x% f/ A
6 ?5 g' y. _8 G* O9 x8 W“换句话说,进化其实原本并不是数码兽的生态,是可有可无的,它们本就是虚无,是未知,是无形的死。”
5 E9 ^0 n# I1 E& s  G- {
: A5 r  C3 v/ e* W& ~5 J“可以推测,最初生活在那个世界里的这些存在,就是这样的单纯的本能吞噬者,人类的数据使其成型,成为数码兽的原型(Prototype),在竞争之中形成了古代种,古代种拥有原始的进化力量。”5 }" I% R& a0 R9 H# a# B) D

; F/ P7 j8 |% P- n“不知情的人类建立了进化必要的法则,改变了其中一部分数码兽,使现代种出现在人类的视野当中,成为了人们看到的数码兽。”
5 u" R% s( V, ^" c6 Q; ~7 d+ K* e% ?1 J
“所以说进化是必要的。”& _! {# J& e& [9 }, n
) `0 X' R( m6 k* a
“对于数码兽来说,进化是必要的。”
  R; Q' R7 T' X' F9 D
  e" Y5 u2 }* X/ _4 T; {8 G) |“但是……为什么人类也觉得进化是必要的呢?为什么不通过进化,人类就不能够了解到数码兽的存在呢?”
- @; z  m1 O( F" K6 P% i0 z* G+ t% ?0 \) k
“因为进化本来并不是必要的。”% U7 \6 K9 z4 _/ `

' I3 O! P2 d, I  ]3 D# z“什么……?”* P3 m  v" V+ Y- M6 ~2 ]" z
; U/ o% N/ y# J3 F) o  ^
我对这句话感到疑惑。
7 s6 {) J; k4 m# A* k- {
$ D# w+ i# ]2 ]“因为进化并不是必要的。”另一个我则重复到“我”自己的观点,毫无疑惑地答到:“进化的终点是全,全的本质即是无,就此而言死亡通达的结果也是一样的。对立的事物必须与所对立的事物成对出现才能存在,只不过只有进化的世界才能构成人类可感知到的一切……因而我才说,进化其实并不是必要的。”" a0 }  A, r; g2 j+ h2 U
1 t# A8 w( P" Y% t# P9 ^
4 k& o6 p2 e4 Y  @. N

1 F% U" R% a- q# n, Y# F4)
! s; j3 m* a+ [8 g6 g4 m
; i% G% f% M  b就像这样,在对数码世界的理解日渐加强之时,我总能够看到一片海。+ F5 Y' k; j- E9 @

- w1 a" y( ?* x: v! X+ f这么说并非是我搬家到了加利福尼亚的海边,而是指梦,幻觉。2 `( {" a8 {" J6 O- w
0 p' n2 a& q5 Q% \1 i0 J" O
我感到在自己面对计算机的时候,屏幕里的画面就会还原成一列列数据,这些数据随后会化作一粒粒沙砾,沿着“世界”变成的漏斗流入另一个空间。
& \* V0 H& l7 G; |8 B; w/ G" b, [( M2 V
而它们最终堆积的地方,就是海边。
% W! g- f; W9 {5 ]: ]& A  `
+ F4 p: h8 Y6 k" ^( ^  }" H- A有着奇妙的,不可描述的颜色的海。
5 W: [0 X- J( Q' I0 V9 {# ~. w( q: X& W
那片海,大概就是万物原初的海吧,它是生命之海、数据之海,是人类集体的意识与思念的海,是理想的天堂之海。只要看到它我就能感到一种无法描述的安详感。$ I& ]* f- x2 ?2 u/ y7 S$ x

& K2 ?4 g0 I/ ]1 r1 W我开始看到我的所有幻想在那里都变成现实,变得活灵活现,想来如果数码世界……交感幻觉、虚拟现实成真的话,所能达到的终极也就是这样吧?$ N" r/ w/ |; w- y' K
4 d9 V2 k0 [% A5 D4 }; _( z+ m
但帝皇龙兽的身影与那片冷漠的宇宙空间的景色,总会把我拉回到现实之中……每每回忆到那个画面,我就会感到不明原因的恐惧。我虽然搞懂了古代种和数码兽的诞生,却还没有理解那个现象为什么会出现,以及它们同我的命运又有和关联。
5 G, k/ N* l. k/ K: l+ e5 V+ M4 o" L: d0 T
“然而也就到此为止了。”我心中的我对我说到:“内原户哲夫的论文也就展示到这种程度了,再往下没有记录……没有任何称得上是科学的东西了。”
& L- E$ D9 y2 O& y" c4 G# L* F6 H5 p1 N; V' M
“可我还没有搞懂我的疑问啊!我为什么会感觉到那种感觉?那又是什么东西?”! ~/ \+ y; I4 Q6 x
  I9 W2 I  h0 a3 N
“往后再也没有任何实证,全部是未知和神秘,是只有通过神话和冥想,还有神秘体验才能抵达的虚无。纵使如此会让你万劫不复,你也要继续下去吗?”
. ^2 P1 j8 y. u) `8 ?# J1 z/ x5 e1 I1 g4 ]; @/ K& G" p
“没关系,我早就习惯这样的自我对话了啊。”
& L. r$ V! K' K% L
$ ?' Q5 f" v/ ^9 A7 [) K“那你就幻想,就看看吧。”说着,“我”伸出左手,手指的尖端指向海尽头的某处,随后我便看到在那里,来自海里的水逆流上河道,最终化为螺旋的水柱涌向天空尽头:“你想要理解自己,就等同于要理解这个世界……你眼前的就是世界的‘根’,在哪儿的那个东西就是阿尔法与奥米加,是一切的开端与终结,是第一因,是最终的实现(Entelecheia),生命的泉由此流入另一个世界,化为人们所意识到的一切。而这种流动即是所谓的进化,是带来人类看见的一切的力量。有意识的生命为了维持自己存在而去维护进化,由此诞生了世界的法则,也诞生了期待世界安定的守护者。”
3 |3 `# V3 y0 `  y; b1 u
$ n& O9 t9 w/ j- z) ]' T2 v% z5 |7 e“期待世界安定的守护者……听起来……似乎有人想要阻止这个过程啊。”  L6 [% U' n" c/ X. B' i0 _

: R2 k- |$ z9 A& o5 I4 I“正是这样。因为进化打破了原本的宁静,带来了痛苦,恐怖;因为死是平静的永存,而生却是被选召者离开应许之地的痛苦旅行;更因为,那一切原本都是属于那个世界的东西,是进化强行把它们引向了别处,总有一日那海的主人会苏醒,会去夺回原本属于它的这一切。所以与坚持进化者对立,还有着想阻挠进化的力量存在。而如果说让人们铭记住的东西是光的话,那么敌对光的力量就必定是暗了吧?如果有人会偏向光,那么也必定有人偏向暗,正如那原初的光与暗一般。光与暗互相对立,无休止的对抗,由此形成的了‘生命’的运动,一个在事物的联系(Lan)所形成事件的网络的网格里上生与死之色彩的填涂游戏。”3 s: j$ `1 @+ a6 n" v2 ^0 X

3 \$ K# x# v9 O" i6 Z“而我们就是……这个游戏棋盘之上的棋子?”4 Y5 x. r1 J! u9 q

' M3 r7 Z4 u" I  c  F, [5 M“人类是如此,数码兽也如此。就像光的守护者创造了奥米加兽之流的手足,数码兽心中的暗凝聚成启示录兽一样,人类心中的暗也催生了灭世魔兽。”
* d; c& X4 p6 q' k$ g$ P* t) ], `) o  F$ m9 `
“光启示着自身,预言自己必将最终战胜黑暗……而这个过程得利的只有无尽的进化……”
$ v0 {" i$ V1 Q/ N3 B# e# _, D1 p! O2 D/ |! F3 d6 Q
“但要记住,它们并不是人类所谓的神,它们只不过是神的傲慢的模仿品。因为神是不需要进化的,神是完美的,追求进化本身就是它们不完美的最大的证据。”  W- l- O& F+ M+ P: F

$ N) }* u6 k! H' a6 c" X5 Z1 M% B1 z“是啊……如果进化是完美,或者最终是完美的,这个世界也应该更像样子点才对”我不禁碎碎念到:“现在我有些理解了,我理解数码兽诞生的空间……那片海以及它们和人类的关系了……数码兽是生活在那个世界里的某种东西凭借人类交流方式——数据展现出来的结果吧?但这一切都是属于现代的神话……那么古代种呢?帝皇龙兽又是什么?”
8 C. u' z" h- G  O" m; p& \  y* G! T7 s7 f, d6 E" a  r0 B$ I
“……”
0 E" E, N6 T2 M' {5 h9 y% j2 [& p4 t: T  U2 n8 K. C
“……?”
5 H* u" W3 `& O$ v/ {  |  |( R+ i& o  n6 B
“你已经知道了,古代种是数码兽源头的什么东西,在被塑造出数码兽的雏形之后不断演变而产生的结果,它们是最早的光与暗之战的参与者,帝皇龙兽就是它们的王……是支配。”
* _/ L" D7 V4 u$ @4 b7 x4 d7 S  a/ P
“……支配?”
, v$ ?- }4 F+ H0 `9 j) a) u# W% `6 j3 g+ S1 P! s! G* h2 W1 M( z
“没错,就是支配,啊啊,我只能告诉你它是什么,但没办法为你解释它是什么,就像我无法向你描述你从未见过的色彩一样……因为那些是你不知道的事情,是需要你自己去确认,然后加以理解的事情。”; k3 X1 W! f6 i; B

9 P2 q0 {4 p2 {. s5 B* L+ v/ P 7 s6 B, z, f, l7 ?0 I4 j9 d6 ]& K& M

$ }; {8 B  N. Q) M" n) f5). [/ H' H$ k! T

5 e& H/ i% I5 _& I9 J. w——美国时间上午10点整,我从NACA的天文望远阵列中确认到无数核弹头从我们头上飞过。
9 f0 f" U8 p. G0 Q3 K, m0 r) v% @
4 F9 z7 x2 H2 _0 q. u% J如果这是幻觉……就好了。即使不去拿电脑计算落地轨道,人们也十分清楚到底会有多少个大家伙会砸在自己头上炸开花。
% r$ U( {7 X* P
7 l' v' ~4 w  X# L1 x8 z我说自己对此不会感到“害怕”的话……那绝对是彻彻底底的谎言。毫无疑问的,现在的我们正身处于人类历史的最后3分多钟之中,能够意识到这一点的我们恐怕比起完全无知的、还在“痛苦”重复着日常的大众们要不幸很多吧。6 S8 P2 ?2 y( g3 k
1 r0 g( c# ]* r# L4 K
但是比起由此而生的对于死亡的恐惧;比起料想到人类全部的存在痕迹将如浮尘一般被灭世之火彻底掠去所带来的恐怖,我心里居然还有比那些情感都更加强烈的一丝期盼——我期盼某种东西降临——倒不是期盼着“人类毁灭”这种奇怪的想法,而是期盼着有什么东西会到来……我确信我能够在这场危机之中再度确认之前的那种感觉。! N% B$ y1 c( x8 T

0 v; b  {; |2 x" ?# D" [3 [果不其然,它很快地就来了。
* F# X! ~  y6 E: S" z! e
+ {# M& a# w+ v% k那数百颗足以将地球表面完全剥离掉的人类最强的兵器,在某个巨大的黑影逐渐接近之后,忽然消失在了半空之中。没有任何爆炸的迹象,没有放出任何热量,但我们还能从数据上确认到空间之中存在某种异常波动。
0 g$ z( R, x* z- @- H* x* r, w2 S
说的再具体一些,我想是它们都被吸入了一个微小的、类似于黑洞的复杂空间之中,与其中的物质碰撞,随即湮灭为纯粹的能量,而这些能量马上又与制造这个空间的能量相抵消,使核子回归为纯粹的虚无(死亡)。
( f8 G6 \: Q8 @" ?# G; `% A& k, N/ I% k* U
当全世界所有拥核国家所发射的核弹都被这一过程彻底肃清之时,我就在引发了这一切事件的望远镜之中再度目睹到那屹立于近地轨道上的黑铁之城般的身影。3 @/ c& U; @  v4 v. A

! p5 ], w% N* F+ Y6 S& T; a“没错……是它!是它!快看它在那啊!那个绝对就是帝皇龙兽!”) z9 r( [6 r4 y9 E* I% E0 H

/ l1 N$ N. M0 t/ B% x( f% j" M我忘我的大叫着,手舞足蹈,大概已经陷入完全的癫狂之中了吧?
( m& y6 m) w  l( g
! T- O8 F7 R/ j# d& {) r" ?但我感到完全无所谓,我已经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我更无暇去确认周围的其他人是否看到了它。更何况此时,所有人的意识都还停留在危机解除的庆幸与更大的不知所措所早就的空白之中。9 f+ K* S: C3 r/ m

. [( s7 U. T: l——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那正是我所经历过的体验。0 ]' N$ L7 W1 w& V) G1 h
" ]& F) t' M8 h% ~0 l: w- Y) V! ]
我曾在狭小的,黑暗的,只有我一人的空房子里,透过一个窗口瞥见了令地球都渺小到无地自容的宇宙里足以粉碎人类常识的异景,正如同此刻人们通过核战争意识到人类历史将走向终结,从而想象到人类所存在的一切都将从这个世界上被剥离出去,就仿佛人类这一物种、甚至这颗星球上的全部生命都从未存在过一样——这是一种比死亡还要巨大的虚无感,因为死亡只是肉体……物质性的记录终端的终结,死者的意识透过记录(数据)还存储在他生活的痕迹之中,储存在人们的记忆之中,与人类的集体意识共同延续。但如果人类存在的痕迹本身都被消去的话,人类的存在意义(进化)也会被彻底的否定掉吧?
. F% X) _( J8 z# B& j& B
' C5 v3 l" B+ z( {" D* Y3 M) J更可怕的是,那还并不是真正的终结……因为这种带来无的、人类可知结果力量,很快的、转眼间就被另一种更加巨大的、不可知的力量归为虚无,这是比起所有常识可知的虚无加起来还更加庞大的虚无感。  M8 h/ x  e& Y. G
) e7 }* t: x/ y
就像是拨去衣服,剥开皮肤,直视着构成人体的肌肉与血管;就仿佛将一切美化都被剥离,让事物还原成它原初、狰狞、让人难以接受的样子了一般。) E$ }) Y6 v9 z( O: [) a
6 ~! r. d4 ?* B, p- p  f
……不过我同他们还有些不同,那就是,我通过了解世界接受了这个“事实”。8 T  ^7 x! |7 v. e

. Z* _# [5 z4 G) y0 V- h我不再拒绝真实,而是去更加发现它。
8 E6 D0 d3 N1 h5 Y" i& P( q2 W; P4 p& ~4 p/ d3 I& S/ S2 Q
不能接受它的人们在拒绝理解不可理解的事情,不去看它们,从而落入更大的恐惧的深渊……他们就站在那里,我站在他们身边,但我的意识中的我实际上正站在海边。  B, c& p% S8 E' B# r0 Z' p% a% S

+ h' M; v8 H6 E# Z1 A$ a( U/ f6 Z我开始不再用理性审视世界,而是使用味觉、感觉,使用恐惧激发的人类的本能去嗅探,我开始能够感受到人们感受不到的巨大之物在自己身旁呼吸。
4 X6 z, ]( w+ R6 Z, M3 ?
' c2 D! u/ N' M) A$ G3 |- f但那个呼吸,与需要氧气才能存活下去的我们又不同,它的吸入与吐纳只是与生死无关的自然而然的“态”,就如同水行于地面,必然流向低处一般。8 I- S( Y. d; M9 N; q9 W! p& d

# H, @+ p) W  r3 N' t2 d所以那个……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8 j1 P- w1 m0 P) U! @, x

6 _9 w2 E, K6 q- I. a2 D我确信它肯定不是我在寻找的帝皇龙兽,但老实说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9 @4 h% _$ M2 K0 Y6 n7 s/ l1 u  C

" R5 L. e0 @- ?  A  Q% |我只知道它确实存在,永远存在,无处不在,它现在一如过去,未来也是一样的,一直在世界的尽头睥睨着远离了它的我们。
$ c! E0 j! H3 R& l- B7 Z4 B$ n1 |% i
而我那一日真正看到的、令我浑身战栗的东西,也许正是它。
! [, n+ _+ P2 Y4 A: i
( b4 M* U$ `( w( r+ L正是未知的本体。
7 x1 [  L5 r! V* }5 N$ v3 d, I' h
. `+ J( H! v: J我们所感受的世界是由神的言说所诞生的,正如人类以数据构筑出数码世界。
! o4 t& P  }$ t7 z! I; ~3 A2 j( S/ z3 M  W& }* H9 @
所以一直以来科学家也好,哲学家也罢,他们一直试图把世界上的万物归纳与语言于逻辑……但总有那么些东西,彻底的存在于可形化的感知之外。
' \) d7 J2 i  `# E+ t. [1 |* p1 e. a7 J  E4 O# ^( w- b
那正是我感受到它的“本质”,
6 h/ P( z) X# r# m9 g+ ^3 G7 v  e1 w
5 S: V3 F# E% O6 O: z“现在你明白了吧。”/ Z6 l% _$ r0 C- R: p3 x0 r) p/ U

  Y' Q; D) ]" o- u! Z0 W在看到这其实是由我引发的这一切之后,我缓缓对我如此说到。9 l2 ]: f+ k% D% m

- o/ N8 Y6 Z$ \8 G) p8 H7 r“我明白了……那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我看到的是其实真正的黑暗,比恐惧死亡而追求死亡的阴影还深刻的黑暗。”
: I! _  \* N$ g) n1 S
0 {4 i1 D! n" O“这么说并不准确,应该叫它光的吞噬者才对……它是黑暗的源头,一切进化催生出的黑暗不过是畏惧它而生的如同雾气一般虚无缥缈的暗,这个世界的质料就来自于它掌管的东西。它有着创造它们王的身体来荣耀暗的任务,却因为身为光的吞噬者而无法实现,所以它就被迫放弃了支配的力量,陷入沉睡,才让光明得以出现。不过它也在彻底睡前之前于光的体内种下黑暗的种子,它现在就如同麦田的主人一样,等待着收获光芒的麦穗……正如你所能猜到的,是它和它的眷族扶植了古代种这种新的‘进化’,它们想利用古代种实现它们的目标,所以帝皇龙兽能使用与它们相同的暗的力量。”
0 Y7 V  i0 ?* y% A2 U
+ }1 v, \. ]; Z! K% p) C& Q“但帝皇龙兽却站在了光的一边?”
8 n' _4 K; E+ \4 P( f4 z- p0 P# D7 P  h: I& `# ~1 W
“是啊,因为帝皇龙兽到底是数码兽啊,是追求‘生’的东西,是‘进化’的宠儿。光与暗在战争,战争必有胜败,必有成王败寇,帝皇龙兽正是最初的光与暗之战最终的胜利者,它掌握了旧日支配者的支配权,它支配了创造万物的空间,它本该成为那个空间的意识和形体,却最终反抗了它。它从那时起就站在原初的光与暗之间;它既是神,也是恶魔,它是邪神的反面,它掌握一切,以绝对的力量让启示得以成真,让最终之战确实地得到胜利……它是创世的预言所生出的支配万物的权力,是这个世界终结的预言,与此同时又是后日一切预言的开端。
/ L, K$ o2 K# {. ]* M
  }7 _; q; N! [# U“它也让已知与未知相连,我正是通过追寻它看见了世界的真实……真不错,所以说它是支配吗。”我看了看幻觉之中,那个与我所知并不相似的本真的帝皇龙兽的身影,耸了耸肩:“不过我现在对它不感兴趣了……我才明白,我感兴趣的其实是它背后的那些东西啊……”
) h% f+ Q% v0 H# C# F# }+ V$ E* t8 w$ ^3 m
“就是这样了,你感兴趣的是未知,即便身体在颤抖,即使会为人类招致灾祸也罢,对不可知之事的无限探索欲正是科学者的原罪。”
1 j7 f% V. h$ ~1 m4 w
& h8 v2 N9 d+ E) n( C- S/ C“就是这样了啊……但说起来,数码兽不是被封印了吗?伊古德拉希尔不也被处分掉了吗?那么在我眼前这些是……”# \4 g* i! t& S; L" c

# w" p% n( ?* i% k! d, u“——你忘记了吗?内原户哲夫说过,帝皇龙兽体内的黑暗物质,有着创造生命的可能。”回答我问题的我不禁露出了笑容:“你现在知道了,那力量就是那个世界的力量,如果光能创造生命,那么暗也可以……人类所封印的,只是他们觉得能封印住的东西。至于伊古德拉希尔,虽然程序被废弃掉了,但是人类还用它制造了‘奥丁之眼’啊,事实上世界各国都还在用它做预测……所以你发现了,只要输入那个指令,所有的奥丁之眼都会以为敌国发射了核弹,于是也一股脑地摁下开关……”
; w; {! a. \' |  m  I
7 D7 w, \7 ]! D7 I  y6 D( M“这可真是不得了啊……那个叫内原户哲夫的人。”
; v# V- X5 r. p. q3 U
. J  p, {( t7 G) G  E+ [, D& X! M我不禁回想起之前看到的、他的最后一篇关于数码核的文章,以及其中的给出的康威生命游戏模型。
) y, R- u' d9 t% v$ u. n1 B" l1 y4 N5 y' L" A# L# Y
还有在本不该迎来终结的游戏所最终到达的终结之时,黑与白的点阵形成的人类能够意识到的“密匙”。2 J; {; T) |$ }5 X+ y  _/ d$ Y

8 T, c9 g) J: S2 p“他真的很厉害。”我说:“……可能的话,我还真想去见一见他……我很想问问他,他到底还知道些什么秘密,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f) @2 y6 W/ L3 p0 u3 _# P* f; M4 j

5 t4 C! h2 s) E  R3 L
0 K" o8 x! D  U- W8 f
. h: _& }& F  u5 e6)4 i$ W1 e% |# t2 y- l0 ^$ U
) \, a2 l. a7 P4 ^0 [0 ^( z
但我的愿望,终究还是落空了。
: e, f. {+ V6 c3 [6 W5 ?
1 n1 f( }1 I8 L9 G尽管我辞去了NACA的工作,第一时间飞到日本,然而当我跑遍所有和内原户哲夫有关的地方后,却被告知他早在4个月前就毫无预兆地“人间蒸发”了。: U" X# ]( K# ~/ x
4 q- z6 M" L7 U5 S6 @) [7 n3 c
我一个人就这样毫无所获的,孤零零地走在12月的日本的街头,望眼欲穿被大气的色彩所隐藏的宇宙的暗。/ q) M- L, s% [8 T
/ X3 K# y: q6 B! E9 t( O. w
这时候我又听见了我的声音响起:: k9 V9 c' q1 ^; `" \9 N: [
- ]7 h: S! z5 Z2 {' D- g9 S( {7 P
“走吧,回去吧……回海边吧。”
. M( T3 T. N& o: B+ _7 f. _
3 c' U2 P5 Z. N* ~“回去……?”
3 [0 v+ m* t! |: t$ ^3 L6 A7 k/ i1 w
+ c% v  t  j3 r  Z$ Z“是啊,帝皇龙兽也好,内原户哲夫也罢,其实都不是你真正要找的东西。”* I# P2 j" x# E: A  \
' `8 W# c6 f* J  A. d! M
“……你说的对,我只是想从他嘴里问出答案而已,也许我也并不是真正的需要找到他。”
% u, X8 \' c. }1 K5 A; m7 w5 U# I
“你瞧,到最后不还是要你亲自去确认这一切吗?”" H# H" G! V* N4 W( \# n

. J' R! P3 ^# ]! ?+ M6 N; x“是啊,因为我是眼见为实派嘛。”0 ^4 s( }9 E6 q4 u$ `  \& ^1 f

$ {6 S$ \+ E( X3 n* e2 K! O7 p于是我干脆就安居在了日本。
/ G; ~& s. i) R1 Z9 p, C/ J1 L$ x% Z
我靠着关系找到了一份与野生小组相关的工作,然后开始基于内原户哲夫的论文,继续探讨数码兽的本质。
, Z9 c- u" y' U$ K6 M$ Z8 Q: b; ?; |& y5 R% X" M0 X' _$ H" g. @
当那文章全部完成,最终准备向外发表的时候,我忽然又一次听到了海的声音。
, V" K) B; d9 f2 X0 Y
9 x* Q* u; K" {# L" y8 y……是它,它在呼唤我。
9 J( ?' @! b" N! X, \0 c  I: r6 H7 I2 ^2 c
它告诉我了某些事情。
8 n, R2 i" Z3 [* W$ t
* K: v5 t% W& r; I2 [& N4 `: N于是出于久违的喜悦与心潮澎湃,一时兴起,我拿起笔,在论文末尾处干净利落地署名到——8 g. i- U5 ]6 p3 ?! O

6 z" ^& W* R, ?4 ~9 t内原户哲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