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小说] Keep

作者:奈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序章】. j' z- ~( ^) {* P$ [
日光照耀下城市依然喧嚣.+ {( E% R( g# f3 ^, o7 A: V' P
放眼望去川流不息的人海./ \) }$ B  P) X! v9 b8 ^
街道里来来往往的脚步声.
) _3 D- Q$ F2 H$ j( v在这里的人们遗忘了一切.
# q! _) j3 Q+ X: Q+ H以为忙碌就是整个的世界.+ m$ B1 z/ C& e  v9 c4 N7 u; D

. O" o6 \# ^$ ^: G" G9 d* m在与这个世界平行的一块狭小空间里.; J" f  N9 Y8 F" h$ I
意外发现它的几人在这里建立了第二世界.2 b. O, j( I/ z9 s5 G* b
他们以封印锁住了这里.
  o* Q! h# g+ {+ J- f2 v渴望拥有不同于那个充满欺骗的世界的空间.
8 @( a/ Z% n( P5 x; t8 o于是.TSR(THE SECOND ROOM)诞生了.
7 @. ]& O7 U7 [0 B1 L: @: O如他们所期待的一样.
+ E1 {1 G) E1 `之后..  B6 `+ O7 M  w/ M' S3 |+ |1 I$ \
他们在TSR完成了少量的人类入迁.
9 |/ `# v- s0 @便永远沉睡在这空间内了.
# F  M& Z9 e1 _: V
) `) K( W& Z1 E0 w6 H0 w& a仲夏夜里.
3 y7 j: [$ \# z$ x$ e7 d1 W" p凉风静静的诉说着.
; P) J6 z9 e1 W# S0 v" f3 F7 g未知的一切.

TOP

【一回.夏祭.】* S- S8 l9 B$ p" q5 z
"晚上好."我打开门.翔来了.8 f: r# g. W. s  ]6 L1 @6 K
"嗯."虽然还没有到五点.但这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B! o  o; x! B/ o! F
今晚是浅川市的夏祭.父母希望待在家里.我便只能和翔同去.* Y* I0 ?  H% q
我们关上门.慢慢地往远处走.依稀见星星点点的灯火.周围渐渐热闹起来.
/ W/ J7 _! ]' }; L  y, w3 t"哈!那边是什么.陪我去看看!"我被强拉着跑去小吃摊.一脸无奈.
3 m( ]2 M' A& t"你是不是连今天的早饭都没吃啊."于是翔欢喜地点点头.& t) z! D, D) h5 c. T+ R( ?
城市中的夏祭真的很热闹.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物.就连天空也被映照的泛红.我和翔惬意地坐在草地上.看烟花飞舞.
$ N& t2 ^- O7 A# ?) ~9 `"明年要再来哦."翔将小指勾上我的小指.我不禁为这些美好而怀念.夏夜里.满街的灯火勾勒出我们的欢笑.9 [0 ?* ]9 w/ T) y8 @( X
正当我们谈笑风生时.一家店的灯突然灭了.接着是一片区域.半个城市.也许是整个城市.因为放眼望去没有一点灯光了.人群里立刻爆发出一阵惊呼.翔立刻站了起来."发生什么了?", c( r" G  D& T7 q0 u
我下意识地去看表.透过微弱的月光.8点41分.在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之前.我不敢轻举妄动.翔却拉着我跑向人群.或许现在这是个弄清事实的好方法.我便随着她跑向人群了.
) j9 p% y* t( M8 E9 }% Z人群中依然有隐隐约约的骚动.看来人们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突然又传来一阵巨响.大概在路的那一头.是金属与什么碰撞的声音.人群里又是一阵惊呼.到底发生了什么?5 W2 `* v5 [  z
我和翔在人群中聆听着.大人们似乎对灯光突然消失和那声巨响很恐惧.正当人群内骚动不安时.忽然近处的灯又刷的一下全部亮了起来.我半遮着眼睛.现在8点45分.但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 t. m+ \! P: W4 Z& d" C/ q9 X有些大人脸色煞白.便急着往家的方向走.看得出.翔很担心.我也有些奇怪.是谁导演了这场4分钟的短剧呢?
( D  [; D( A  j4 P我轻轻地拍了下翔的肩.对她说."没事的.明天相关部门会把这件事查清楚的.". W- @$ `1 X+ v) |7 l& V) }
"嗯."翔回过神来.我们又在草地上坐下了.( m# e0 O3 F* ?. @
仿佛一场连续剧.七分钟后.远处传来几个人的尖叫.刺耳而苍白.5 Q5 v* H; R  b5 K
我们赶去时.围着一大群人.我隐隐约约听到.是交通事故.片刻之后.从远处飞来不明物体.重重地掷下.和刚才听到的声音一样.人群在惊慌中散开了.巨大冲击引起的粉尘中.若隐若现.渐渐清晰.是一个类似十字架的漂浮物.交点处是一个圆环.耀着陈黯的红光.
4 M/ k7 F+ `0 v- [3 [& V那是什么.我紧紧抓住翔的手.不敢松开.! _* D7 v3 F+ C# y! e/ w. x
这个类似机械的物体在冲击平定后就飞走了.令人惊奇的是.它居然毫发未损.
6 q, N. K- Y: [8 w' x% g$ I- w发生事故的汽车已经变形了.无法查看是谁坐在里面.警方在赶到后立刻把现场封锁.$ i! O5 X9 j; i- o/ j" O, K
"那么我们先回去吧."我对翔说.5 k5 q8 |- z  P8 e2 [( R
"好.我送你到家门口吧."8 t& [- Z( ]& f  i  _- K" A9 z
"不用了...现在有些晚了."2 f& o' [4 v6 \5 O1 y0 j" [: J9 `. N
"有什么关系.我们是邻居.". x3 |( [8 b3 W0 ?
"那.好吧."我们便往回走了.: A1 p8 z6 I; W9 L
路很长很长.脑海里始终在倒带.黑白无色.6 X' v4 I! d4 e, o( ]' q1 N" ?/ D
当我走到家门前的时候.四周很安静.突然听见隔着门有些声音.很小.却很清楚.是盒子之类的掉落的声音.4 s: W* H# @# _. V; p: ]9 O
"小偷吗?"翔将耳朵贴在门上.小声地对我说.
) I- a, w! a" i6 S5 S9 Y) o1 @4 m"还是.开门好了."我将钥匙插进门锁.静待3秒后.终于鼓起勇气慢慢地旋转.
. D2 E6 e9 _# x- L门开了./ V( Y1 w# I, k' T2 x0 }8 `
我小心地将开门.露出一条缝.! y; H$ H6 r8 w3 c+ n* c2 Y
是和刚才一样的物体.在家里乱撞.又像在寻找着什么.% x8 G4 Q# B, ~3 H, u
很快.它发现了我们.似乎是.它往门这边来了.- v7 R, ]1 q1 n. b7 a* ?6 W
我吓得后退.翔立刻将身子抵在门上.# n) ?' _3 C9 I. u9 c( i5 K
传来了沉重的撞击声.它在撞门.7 }1 y( S0 T9 r% d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知所措地寻找着周围.离我最近的是一根木棍.
: |+ E8 B+ \, y) X( |. N3 K' _我捋起衣袖.拿起木棍.翔已经抵挡不住了.被撞到地上.不明物体一下突破了木门.门上留下了一个十字形的空缺.
: e+ c; J7 q3 k我不顾一切冲向它.闭上眼睛在它身上乱劈.翔也跑过来帮我.
; y3 O( F/ t7 s3 H1 j我还在挥着木棍.翔却叫我停下来.1 o' ?% N0 V0 p! j0 f3 |
我疑惑地睁开眼.不明物体停止了动作.周围是淡淡的白光.光源从何而来呢.
3 j1 w1 o9 L6 r/ O4 ~7 c8 o我循着找寻.一时间不敢相信.; |; z: \' l2 @( g! ]  F
光是我和翔发出的.手臂上有不可思议的的刻纹.0 j+ c5 }0 y6 Q% C
不明物体往后退了几米.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它飞走了.9 q' E' L& \5 p
"这是什么..."臂上的刻纹渐渐暗下来.和皮肤融为一体.周围静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有门上的伤痕.好像埋葬黑夜的坟墓.) Z+ g3 L: {3 }6 T4 e$ q8 ]' h& H
我想起了什么.冲进家里.乱糟糟的.父母不在客厅.也不在卧室.洗手间的灯是暗着的.父母不在家.去了哪.被刚才的东西带走了吗.5 U# o1 H1 o4 f: E) q7 w/ N' {
我停在门口.! _  J" V) P3 H; B# J% \
"别那么担心.你看."我顺着翔的手看去.拖鞋整齐地放在门口.他们外出了.
% N  U6 U; `, Q) H7 x"今晚.我和你一起住吧."
7 A- \" H2 X# M* e# e"啊.不.不.刚才已经麻烦你了.我一个人好了."
& y5 s. f3 {5 @  l! m; y"没关系.我的父亲母亲都去看望叔叔了.今晚我一个人."  G6 [) }% B* g; @4 {3 v
"啊..那..."我实在不知该怎么拒绝了.我真的不希望再麻烦翔.( ^  Y& p) D) e; O
"呐..我们是朋友啊.."- _+ ]: m; |( G7 z
"嗯..那麻烦你了."还是答应了下来.
) O4 k& _; C1 N  b8 s. C' L我领翔进了卧室.打开电视.0 c( K' Q( [. V4 z
"先等等吧.或许叔叔和阿姨会回来."6 G( D( ^. C5 l: n, `8 _& F/ x$ B
"嗯."; b* q+ ]: p8 v. ^& i4 o
我们一直坐在电视前到了12点.
# y1 R* E1 R$ A$ y"睡吧.我好困.或许叔叔阿姨今天不会回来."说罢.翔就倒头睡下了.8 v4 E  l% {5 M
"嗯."我关上电视.也睡下了.2 Q; N7 U8 v0 d, T7 O
次日清晨.我被阳光照醒了.睁开眼.翔还在安睡.
# d0 ^$ i- }( W- t# j; u; D我看到窗外的送报人骑着车过去了.便下了床.走向门.接着我将手通过缝隙伸到外面.居然拿到了.我大概没睡醒吧..
' S: z  S2 r3 B% l我拿起报纸迷糊的看着.头条的标题是:日月物弓 |发交通事故.
$ K: w- z0 |6 {, t( }. V* A?
* Y- u2 c4 B, M( @4 o这什么思路.8 e* L1 B. n; h. O: I2 t
果真是没睡醒.看清标题.不明物体引发交通事故.
$ Y9 d/ x2 V$ M$ q. n1 `昨天的事情.我快速浏览着.
( Y: N  w( q" u& o( c( H1 w4 E我看到了昨天的一切.也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 Y+ z5 y4 c+ `, B字里行间写着.7 I% S, a1 ?2 c6 m2 f
"据身份证等物了解.车内的两人是一对姓五十岚的夫妇.死因是头部受到巨大冲击.脑干受损."
: S+ t& O. G, S0 H3 w五十岚.
3 J6 ?8 {5 i0 B0 ^/ V是我的姓.
# x& i0 b$ [, C- o0 O昨天的交通事故.
, S0 C) v4 C- W& I我父母离开了.
' o- o  b) `" g3 i# l, Q我低下头.
, i2 D+ I' s; }8 F) u看着这句话.) M) i/ M+ u7 u
突然好想流泪.7 S2 Y! E) H/ K* j
翔从卧室出来.看见我.问我怎么了.
2 b' P' i( H6 \) Q& J) B+ c我抬头看她.. }' e5 d% v6 r+ e% X0 T( H! U! {9 s
还是忍不住扑向翔.
8 u( B* A1 E3 ^  P我的泪流了下来.% S( \/ M% C2 m' A
口中却很平静地说道:
/ n" V% M4 A) J"昨天死的人.他们姓五十岚."
+ ^8 q! L; X4 p: @1 p6 z; s清晨的阳光在昨夜的黑暗中., b8 r% o% T) j; k& ^, U5 N0 g
落幕.

TOP

【二回.光线.】: _6 q! g7 \$ ]& ?) I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把那辆被撞的面目全非的汽车从警方手里要了回来.该怎么说呢,我深信着车祸的原因是那个不明物体,但到了家门口,才发现这不过是对这个世界的美好幻想罢了.1 s9 u6 Y/ R; X; ~6 y) a
三个车胎有很严重的损坏.即使是车祸造成的也显得太夸张了.因为中间有一条笔直的裂口."该用怎样的语句来形容这些人呢?仅仅是不可原谅吗?"翔从家里走出来了."是被人刻意划开的吗?"我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这辆车.还想要留着吗?"我摇摇头.便拨了电话.很快会有人把它送到它该去的地方.; p9 z3 }2 C+ L/ U( d1 d
时光将缝隙一点一点地填满.却还是有一些透明的如液体一般的东西渗出.翔经常来看我.那天晚上似乎已经被丢到记忆深处了.我还是像以往一样地生活.附近搬来了姓为山本的一家人,我不了解他们,他们似乎也不知道这个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 m" Y. \: r6 X- E* l& m那个家庭的孩子经常会与我相遇.在同一条路上.
: W1 X/ F$ S7 J7 L" {* Y夏天已经快要结束了.平淡的季节.
  f$ u+ T& r; }+ i/ z吃完午餐回到房间里.手机上有一则未接的电话.是从未看见过的号码.我迟疑了片刻.还是决定打过去看看.
6 {' _, T. ]2 l; Y. F$ E9 w; F我拨通了电话.几声后一位女士接了电话.
1 X9 v+ t5 [% c1 Q4 P- Z* ]"私立物理研究所.请问找谁?"4 d+ |" b  c( {; I
"刚才有人.打我的电话?"物理研究所?打错了吗?* U* R& ~' V: a* r2 m9 R
"......"对方没有回话.
6 m& @- J7 p/ [# r/ s"请问.打错了吗?"
$ V# w4 ^7 f/ f"请..请带着7月3号晚上在现场的人员到这里."
9 b/ H* E7 n2 ~' ]"请问7月3号发生了什么?"我抬头看了看日历.还是没有记起什么东西.+ C) `' s* a0 s+ `
"夏祭那天....在家门口遇见十字的飞行物...大概是这样的吧."对面断断续续地说道.
# f' L/ f* _4 ?1 \"......."她为什么会知道呢.难道她当时也在现场?
2 f7 p0 ]' f, Y"请务必要来.到这以后我会和你们解释."
5 [9 t8 p5 J, p6 Y9 y对方挂了电话.
/ Z% o0 P+ C; A! c$ Y8 c' W  R: L我是不是该相信这个女人呢?我打电话给了翔.翔执意要去看一看."反正有两个人嘛.不会有事的."她是这样说的.我们在街道会合后走入了那个通往研究所的小巷.山本家的少年从反方向走了出来.我们拐进了胡同.是一间平房.要不是外面挂了研究所的牌子还真不能相信这里面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 z) R( s" f. ~* i翔轻轻的敲了门.随后是一阵脚步声.一个女人开了门.她穿着白大褂.身后是一些装有花花绿绿液体的容器和生锈的仪器.
! D, E, h( W: N$ e0 \% X9 J"谢谢你们能来.请坐.我姓秋原.秋原刻玖.") E* |9 W0 Y9 s; C
我们坐了下来.' Q7 h. ~' c2 L! i- z" ?
"首先那天的事情是我通过这个东西的记忆得知的."她的头转向右侧.那是那天晚上的那个十字形的物体.它中心的类似玻璃的遮挡物损坏了一半.  h! M% U* x; d) r: Z
我们不禁有点害怕.
. R0 v$ `8 @! `"这个物体是生物还是机器呢?"翔问道.
. D. m2 i# K/ O' e8 n"目前看来是机器.因为它没有任何生命迹象."说着.秋原站了起来.+ \1 s9 I8 u( ~2 f4 Y6 T1 m
"冒昧问一下.这个研究所.只有您一个人吗?.."我环顾四周.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 C$ }5 }6 D8 G秋原沉默了.随后又点了点头.
% [8 l% ?" u% G9 m7 Q"本来是有三个人的.我们是志趣相投的同伴.但其他两位在一个月前突然一起失踪了."
6 x& {5 k# w) |. f说着.她低下了头.2 b* C& f, K7 M
"对不起.我不是.."
+ O  e1 E4 _0 u& |( m5 M  J, z"没关系."她又抬起头微笑着."找你们是因为."她停了停."我希望你们能加入研究所.不过.不是为了研究.而是为了消灭这个东西."她指指十字.
! E) @9 m6 m) c4 Z4 B6 i" N/ z"它.不是已经损坏了吗?"
) N0 F, F. d0 v9 h* {"不.这样的东西不只它一个.它只是天空中的一颗不起眼的星.他是这样告诉我的.他说总有一天这个充满污秽的世界会获得重生."
4 I+ z8 i" E3 \/ N) Q: ~"告诉?它能说话?"我问道.- [% a+ \, k7 N5 Q. [
"不.我也说不清楚.或许是感官的交错使我感受到了他所要表达的东西."+ ^3 d' V- |- ~  i* h1 z3 N4 S4 O
"获得重生...?它想重造这个世界?"翔说.
( O% r+ C. o) w"或许吧.或许是毁灭了之后再重新创造也说不定."
/ l  {& ?2 {- v: Z- h我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遥遥无期的感受.掺杂着恐惧./ X  s7 P! m9 G2 ], h
"毁灭世界.这种东西.能做得到吗?别开玩笑了."我试图安慰自己.
$ h, u) f$ l2 k9 m& A) F2 B4 `"按照它的意思.这只是个开始.后面会发生什么还不能预知."
  y% ]. Y) V& U2 C4 J- r谈话间.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C. F2 z( W9 l; a3 R3 @
"稍等片刻."秋原去开了门.3 Z  Q: d% F4 h6 A" w" ^  D
那是一个陌生的少年.他喘着气.头上微微冒汗.% m9 S8 C5 Z0 r) j$ Z+ w* |% R
"我..我没迟到吧.". P9 r9 b5 b* A- ?, j2 z* @
"嗯.能来就好.致."3 `" A! p/ R. X
说罢.秋原又转向我们.
5 [: _0 d; w: d( b"他是我弟弟致.在7月20日夜晚与你们经历过同样的事情.不过我当时不在场."& d( F9 V& s- u: R% [; n" j
少年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 M$ z0 u" H; \. ?. b秋原将我们的名字告诉致之后.便坐了下来.
5 l+ L& t; b0 i- r4 `' a4 O! c3 u"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提起.虽然我与政府交流过.但他们认为那只是稚气未脱的青年的游戏罢了.如果不想这个地方这么早就消失的话就请随时注意好电话.发生任何事我会通知你们的."
' x: k6 |5 {/ U! ~7 G, A1 X"是."我和翔推开门.从研究所出来了.& Y* G, j& D% S% c+ s
我们在路上沉默了几分钟.翔先发话了.
4 b9 }8 X: \: T"秋原说的.是真的吧?"' r" h; c: D6 u& l) N$ h. U$ a/ W) a
"现在无论如何都要相信她了."我无奈地说.. }3 w6 u. B$ O- f% s: W
"嗯.那你以后就要更加小心了."
% X: Q- r8 z$ k. r% W% P# b) O"好."
  {/ ?3 a, J% V8 a9 M我们在路口告别了.
' q& n" f# D2 l巧的是在当天晚上8点48分.警笛又在城市内响起.十字又出现了.本来是等着秋原的电话的.不过迟迟没有响起.我便自己去了研究所.研究所的门锁着.秋原大概出去了.我只能自己去找十字.  b+ X+ r3 c, f4 y
8点59分.我到达了警车附近.十字就在上空飞行.正在警方混乱调查时.不远处突然升起一束光.本是微光.慢慢变强.直到变成刺眼的白光.夹杂着深蓝色.我立刻向光的方向跑去.大约2分钟以后.我看到了刻玖和致.致的右手被埋没在耀眼的光束里.刻玖发现了我.她对我大喊."把你的右手伸出来.右手!!"
; k3 k* D9 B0 d6 i! Z) w我迟疑地伸出右手.那天夜晚的刻纹渐渐明显.在沉默了几秒之后.突然爆发出夹杂浅蓝的光束.两道光集合在一起.在夜空形成了一个耀眼的光点.朝着十字而去.随着十字与光点渐渐重合.光消失了.十字也消失了.. @4 u; G+ k7 |" R
正想要松口气.刻玖却又大喊.
+ e% f2 `+ }0 _: b, N5 k"快跑!不要被警察发现.回研究所!"
5 ?; E% R/ Z5 H# b9 C我们又在警笛声中逃离了喧嚣的夜晚.

TOP

【三回.虚视】
% i+ l0 @6 V: `' G6 x- I我看见了.那双眼睛.* {! I( g% n4 x, Y% G4 M9 z0 B
在看着我吗.发现我了吗.
; B0 @" s/ j" @- U& C/ c. u0 f在靠近我吗.9 X$ B6 R4 A. u" X4 M$ A2 Q" W7 y
我睁开眼.它不见了.
. L5 B0 T$ \, M3 {: e3 Y1 k1 {% b秋原那边没什么动静.那今天,就休假了吗.
5 M" @7 i( A* J( O! d算了吧.把今天全忘记.出去吧.
4 D% o0 y8 p+ f% d" J- Y+ a街上很喧闹.也很空虚.平凡的人在干平凡的事.我甚至在怀疑人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为什么我也是一员呢.再加上前几天的事...算了.说好了今天要忘记的.9 }1 e8 g) S; T/ H3 n
感到身后有谁在看着我.我斜过头.却只是一群人在走走停停.' q- f) G7 R) g! _  |+ T
回过头准备走.却发现十字就在我的面前.5 U6 m8 b7 t' S/ ^
它的中心在闪动着.就像按下照相机的快门一样.
' ]# t: U) L" C5 g出现了.我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1 t" {, ?- q' H# I' X0 N5 o1 u却看见一个人从十字的中间穿了过去.他这样说着,请让一下.1 s# R. \( P) n/ G3 L/ v" e6 }" l
可恶.这又是什么.- y/ \! ?8 @' e: A. R6 r! W/ p
我快步向它走去.
  H. R# P: J* v" m' M* D消失了./ P6 S, q0 f3 k4 _! t
啧.哪去了.) M% m! a/ {1 q9 j
我又开始了迈步.4 f: l* P, [6 W) x# n
一直走着.一直走着.; p. x+ C/ S: A: Q6 E

/ u: I1 h# j+ P, \, G0 f5 w* B2 _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9 J3 n' a" n  w- e+ y' N7 x" A这一切仿佛都静止了.; r- ^3 d& A" o. \8 Z9 A+ {0 q" q
尽管他们还在继续着他们的交谈.
- S% c5 M7 C, p* D6 B7 i我看见他们的唇在动.1 m9 h! R2 H  H( j0 e: b
却像是一帧一帧地慢放着.
" U8 k- i* {( b( ]% h( l- s他们的声音由低沉变为无声.. P7 q5 L/ t' ~1 _
害怕了吗.
) {1 J4 k# y' A& E( _你是谁.# v  {! q$ L* n
你是谁.$ w' z; T/ s- J8 Q* u" J# W$ ~7 B- C
我看不见.
9 Z- @2 B+ `9 r" {5 M: S/ j) O但我知道.有双眼睛在看着我.9 c" ?6 A. g5 o( K! e- m4 a
可恶.这样很有趣吗.# s9 Z9 F3 N, h# t( k2 U1 t8 G8 ~
出来.让我看见你.  b& P; j; i3 D, r$ ~  x
让我看见你....
8 @& w, Q& h, b5 E% E* d/ V8 m' i5 n. r8 O- s
"以为用那种结构就能看见一切吗.放弃它吧."" K! P4 Y" Y  ]
眼球一阵剧痛.我看见了红色.# c' e3 {0 Q8 F6 s
不要.快停下.我不过.是个人类.我不能失去它.8 V" B9 g  j7 Z
我下意识地护住左眼.右眼却..4 s) B' G+ v" i8 e, X
"真可悲.还要为了这种脆弱的结构而垂死挣扎吗."# e# E/ F. G# y9 g0 R* F, z
红色.天空是红色的.# J1 A0 U/ n' }9 z. v$ w
"不过.已经够了."/ Y6 ?4 H6 _/ b3 q' N% f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流的是泪.还是血?
7 h. r; a% ]" W3 H这样的事情.我就只能接受吗.) [9 z( [, }- d0 h9 q+ X8 F
"她"在我的面前微笑着.4 O5 s7 j8 Y7 O" T6 {: ~) f9 j
看来真是觉得很有趣呢.我还活着吗., N  g* b; d, `  c/ d* g: E
"开始吧.这可是花了整整一年才找到的.": d/ Q7 Q8 J; N$ Q3 O& x. P
那道光射向我的眼睛.
) F) N1 s, D; ^2 w. g我尽力挡住.还是穿了过来.
8 S7 Z2 i! N: P- }"怎么了.一声不吭呢.". [* s  F( t1 M, U  j
我将手从左眼上拿下.她微笑着.她还是微笑着.4 w* z. F2 t7 J
"混蛋."
7 K, A8 w! j) M/ s"是吗.我让你放弃了人类的右眼.不该感谢我吗."
+ M. V& e( q  S"混蛋.你是谁.造物主吗."
; @0 P2 a# q: t* ]$ m"现在还不是呢.马上.马上就会."  W: ?9 t0 Z) p% Q, w* w" `
"可恶.你是谁.这是什么."
3 G3 I! U5 l; T8 k/ A# R! M"我想你已经明白了."8 X" u2 {2 G! T# n" p$ r
混蛋.你在说什么.
' S2 e4 K5 s# m( O" X告诉我.
6 Q% A! n8 A& ?1 w+ y1 `告诉我啊.5 e3 B" e- J3 P
"为我效力吧.为我战斗吧."
, \# `. _$ c7 g) |"为什么呢.凭什么呢.无缘无故..."! }5 D% \8 L" F. q6 a; m$ W
"你在渴望一个新生的世界吧.即使已经经历过一次.这个世界只要有人类在就无法彻底改变."
1 S9 R0 K; ~) y" ?- L! w& ~是吗.- Z, N1 S9 n& h* j1 t5 Q
人类以为自己已经不需要再进化了啊.
, [# d' z! X2 e是吧.
. t$ D; a( r1 \答应吗.) Y( E( x9 d# j/ M4 I
我不知道.
/ Q9 v9 f7 z( e  X7 }  @9 L握紧而又松下的拳头.
6 q% V# l  }6 \  {. a6 d8 z人类到底是什么呢.
) i" c# C* ?, \3 F, b1 S/ @是我所熟知的.
+ w/ r6 j. u" `还是在街道上无声游荡的距离之外的生物?
4 s3 k( n' k+ X# x: E* Z我不知道.
# \; [/ i& q5 G6 F2 R  T( x我不知道.
' S  D/ ~9 e" k' `7 t她那样地笑着.
5 X" G; h: r3 p5 W! Q2 A* D"无论你的答案与否.事实已无法改变.我还会再来的."
" G+ L- a: E# A4 p7 T7 ?" f消失了.
6 `3 t8 F8 t- {* \街道还是那样的喧闹.+ f( k( g7 B! _9 ^' l% h  f

9 Z9 E1 m3 z5 _! l6 q! [邻居的少年立在屋檐下.
& h. E4 u. w% M8 A: z+ {他在干什么., a$ N& W" ?9 D0 z; |
在看.
5 ~! K% d2 m, Z在看那些看不到的东西.

TOP

【四回.本源】4 v- @2 r" _  X
我被她叫到了一个房间.
7 k3 u* I3 k) M" s. f4 d空洞的只有一张餐桌与几张椅子的房间.' |2 p1 Q& @1 k  @5 _7 r$ R
"你是谁."
# s; Y5 c" M. x# u  D"我可以是任何东西."
/ q; ^! G2 t: P: C' V"..."
# t  M  M) f. s8 _9 M' @+ w, x"天使.恶魔.圣徒.修女.凄鬼.甚至是神明."她胸前的十字闪动着.
! O4 Y0 p$ p) |8 m"笑话.你的信仰是建立在那种工艺品上的吗."
9 w+ k3 _9 g- G% T/ V* N4 Y她笑着.突然站起来.俯身定上我的双眼.
+ T( a& r& P# v& B/ x"这才是笑话呢.十字代表的不是唯美.而是——"
! {1 _& B6 e8 i- ?6 |她的双眼.2 s+ O6 l1 k8 H, ?/ F5 v( \8 R+ ~
"罪孽."4 U( d4 S+ X. Y+ @9 V
她的双眼泛着浓郁至黑的青.; g6 B. h( a7 g2 `7 D, l
"深深的罪孽."
- X9 a% E  a$ B1 Q"神明的光束啊.
1 X! q0 W; i- h# w照耀着他那些虔诚的子民."
5 e1 h; D+ W$ `- _她转过身去.望着窗外.
2 _- I0 S0 y0 U- x"那至高无上的和平之光.
7 G9 H6 j+ k* X: P5 u4 a+ ~( n/ p维系着他们的世界.+ z+ ]0 W$ Z1 {4 e4 J4 e0 p
潘多拉带来的罪孽啊.
. y8 D' _5 Z+ K" N却怎么也拴不上罪恶的十字.
. k2 e8 t; Q( a( n, Y( X" E3 Z哭泣吧.信徒们.
; Y" m( t8 |% y: U8 B$ `这不是神明给予你们的世界.") m/ c* Z/ ~) w8 [8 ^9 \3 c
她停下了吟诵.
( I/ S$ }% M  Y"代号安的.是我."7 o% S2 p' |1 }' D3 z
"安.?"
, q3 o3 k" P% T. P. L6 k2 L: i安转过身来.! V' e* ^; v5 Y3 R  {  w( |0 o
"那么.你的本源又是什么?"
( q- h3 d& T7 E) Y3 O5 y: d  X' v! I  A/ |: y% v5 g
我想那是以前的地方.4 [' {+ Y7 v5 Z% U0 d  |# h
安的那道强光将我带进的地方.  V0 z6 H  U. g7 T
我还在上学.
# i! v! L- v/ Y放学了.+ ~3 P' Z* \7 z& V# }! p
连教室里最后一个少年都起身向门外走去.
, `0 ?4 ?1 A6 q. |, t. r我还是静静地坐着.0 {: A0 {3 q) x
下雨了.) Q# q# _: l$ L: U" M
很大的雨.
% L8 y2 s  D6 H& O0 q"那个.山本同学."我发话了.在叫那个少年.
/ E1 M3 _/ E: P( \0 C4 T"....
! I; s2 l  z0 A% X是?"* s4 ~! I6 i9 ~& i
"可不可以.请你借我一把伞呢."
) ]! z. f$ [3 `) g4 n3 I; Q: p0 P" i"..."
6 Y# n0 D* A+ `* p1 s"对不起.没有的话就打扰了."/ j( N1 z6 M) p2 o/ z5 [+ Y
"不.我回家帮你拿好了.我会快点的."
( h! }* W: q( [/ E"是吗.麻烦你了.虽然是说很晚了.不过我会等你来的."
6 [- P/ R9 u1 ^* [7 D$ O彻头彻尾的.连脸都不相对的对话.
4 y; y! G! D. V我在教室里一直等到保安将我送出去.锁上教室门./ B& r5 g+ A" W" E4 h
本是可以向他借伞.可还是直截地冒着雨跑了出去.
! ~) q) X& M4 l$ v( k  I$ Z+ K, _快8点了.为什么山本还没有回来呢.. h8 Z1 I6 H1 A6 n. r* n+ q
回答我的是落满雨声的.空旷的.黑暗的街道.0 Y1 s: Z% i  t
我跑着回去了.可想而知的是全身的湿淋.- F! K6 K0 `& A3 l% b
至于对山本的请求.则是因为没有联系方式而暂且搁置了.
/ k- ]) v5 p' K0 M! P9 n* F+ N3 O次日.雨过后的阴霾.清新以及凉爽时刻涌入教室.. w/ j' {6 s* v5 @& t
直到上课.山本的座位还是空着的.$ r8 b, K) z- {" ~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8 [) ~  d% e; O! n- ]0 s' n8 [
同学问起.老师却装作很严肃地说着:"山本他转学了."6 b! U4 k/ o  y  s
有够糟的谎言.; _( x* r) x2 w2 |& A
再次遇到山本.我想那是山本吧.
" G# j( x0 [9 x, w, R$ v家门口摆放着雨伞.( s( v( l+ J; D# J" W- K( m% R
可恶.光是这样明明就只能一头雾水.) \& p% F) U( M$ A3 i
我想山本是因为请求而发生了什么.但到底是什么可以导致他不来学校.无从所知.2 f: v. g  Y  P3 X* y  e9 V
心中顿生未知的迷惘.
$ B/ @) J1 g& m" t我想只要我不问他借伞.$ j3 [' ]$ ?: T% D& S1 K: N0 b
就不会发生什么事了." {, n8 `( D& o4 o* m" w0 g( y
或许是巧合.
: C6 ^. C; x, j+ t7 y就仅仅是巧合罢.
+ n2 h1 y5 M; s9 i那是真正地看见山本了.
2 ^6 o9 r, a  R$ }9 p4 y- i6 C在不知名的路上.
/ o$ S3 z+ z$ K; r门牌上什么也没写的房子里.
- }7 a- d& w2 |7 M山本静坐在桌前.# V  C0 ], w. e8 Q# d) Z# q
那或许不是.或许是./ T3 Z; l2 m& M6 ^
他的双眼.7 Z/ i* q5 H" ^+ ~/ ^8 \
比较起先前的形象变了.
$ p& p8 l" p$ c8 b- g+ c8 E9 Z就像安一样.' v4 E! a, V' U" g6 O6 |
浓郁至黑的青.& y, ]- q: l, ]4 r' B5 E
我没有进去.
/ M4 `# o5 D7 J: z/ p& \# y$ ]只是从窗前走过.4 }! }- |# E1 ]) @. S, n$ h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 c0 W0 S# c1 ~6 ^! Q' F' h
却觉得像从来没见过一样.* n* @6 M  ?1 a. u0 K. j% _; l
是吗.
& u+ i! x* _1 I" f& E3 p5 w正在一旁观望着的现在的我.
  [# p8 h0 O  ~+ k2 _8 U# ~* C; j从来没见过那个叫山本的少年.
! T& ?, ], z% \4 z8 [我想是的.
( y1 A: V, h4 D后面发生的一切.; e6 _! ]' y) y9 J! r. A
战争.毁灭.崩坏.以及重生.
: s* }+ X$ ?6 q- s: K( l我想是正确的.
& d3 B- a. ~) C7 l/ b' @' ~# _5 E3 x就像在看别人的经历一样.
" P6 Q4 J! o$ |0 T6 _这成了我无法预测的故事.
, `4 T, t$ L! i; r0 M无法预测的.8 s- m- H6 v9 p; l8 B
不是吗." x! r* t) o' m. s. w% t# z
我不知道.. R& q4 H# o8 Q3 R! [
不是吗.) _& A$ A0 c; V, k: J% B3 R
我将头转向安.. Z( s& O' u) b
她还是那样笑着.: _: o" |2 h" q8 H2 k: g* t
"怎么了.难道这不是你吗."
; j4 z0 Y& v1 Y我不知道.
+ K3 P" z. h0 M2 Q- M"这可是确凿存在于代号为五十岚夏的你的脑海中的东西."
2 D; n; |( t+ ?0 g6 M) t这算什么.
. @, `" g4 r) {6 G' Y. _这些崭新的故事是我的.
  [% ~. L6 N/ G( f$ t) g/ _可是我不知道.
. P$ K) g1 d2 ]! t+ Z# n" M不知道是否.
- c+ L- D" a8 F"你不认识他吗."
. l% M3 P$ Z7 i5 d) \"谁."# A$ f  E- Q$ j* L
"山本."0 Z+ G) g' k4 \# B7 M4 e3 {
"他是谁.") q- S- s# _) P6 _
"山本——"
9 ~8 V( K5 U4 c: k! m少年走进了微暗的房间.
( D, q2 P9 I( u. S, J1 e"山本待纪."! i" j& k. u' }& n& N, b
可恶.你又是谁.' Y6 a, h2 x6 L1 x) w
邻居的少年., ~( A" ^( ]8 d# ?
出现的是邻居的少年.6 W# e  c- A& i' B! v2 u
以及他那和安一样暗青的双眼.9 ^2 ^. K2 Z3 y! Q
"我想.
- i- Z: Q* t  `在我的生命中.
, n, X# R- _: S2 N0 z: y从来都没有一个名叫山本待纪的人."
; z! L5 v) u% X& m, m即使是这样说着.自己的头脑也已经因为这些而混乱了.
3 ?4 s. E1 L9 L- H"真是有趣.将本源忘记的人类."
! {9 Z9 @6 i* ?, ?, Z7 z' u
- v: I, \2 i2 q少年走向餐桌.坐在那之前.一言不发.
# [7 \+ n& l. E  u到底是什么.
1 T( }/ V( q% K! v他的本源又到底是什么.

TOP

【五回.知欲.】1 w$ O' U( l! q, ~! P
他大概是人类吧.虽然看不出确切表情.却是散发着和安截然不同气息的.说起具体是什么.好吧,大概是作为人类完全不可信的感觉.
' U" y- z0 D, P4 F9 N* B( L安笑着转向他,用带着一些无谓的担心的语调问着:"你说这是发生什么了啊,连你都不记得了."1 @* F' `6 q+ }: e3 Y4 n/ f
少年摇摇头,似乎,还是依旧的没有表情.6 _2 m+ z( n7 K% p- w' \
我似乎脱离了场景,头脑里,确实有些混乱.
: V  J0 x6 ]# T; T5 W, p' T安又看我许久,接着发话."看你很难接受的样子."然后平摊双手."今天,先到这里吧."' m; s% j$ s& B$ t1 w
我木讷的点点头.转头看见那个在看着我的少年.然后迈出去关上了门.# ^/ n' ^( b0 ^( o5 h! _- E& Y& G
说起来.这是哪里,我都不知道.出了那幢公寓之后是千篇一律的繁忙街道.以各种语气说着话的各种人.以现在的心境去听...
/ b+ x' n' t4 K& k2 s; X) n渐渐浮现的感觉是."好想安静下来...."2 C+ {1 W- ^, F  d# A7 W
接着.就有种重合的感觉.没有什么声音了.
2 w+ O' \. Q6 F% B7 J4 [准确来说.是街道上没有一个人.% X( O2 U: `# U+ D. J0 `4 g$ N
除了我没有一个人.+ m& @8 V8 J- v7 c1 \6 o9 f
大概.是幻想.
9 c- f, ?, }8 b7 G  D0 I接着我没有目的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了.# N. V! x6 v$ f$ U: L- u) C# [8 t
5 E& F8 S6 C4 b" n$ L
安一直在楼上看着.
1 i' M' M5 g4 m. W# @$ [某一个瞬间突然嘴角上扬回过头去.
% g+ ^* R7 C0 k) X: ~) E"不过.真的是她.对这个世界影响渐渐大了."& |  p% G' B, H
少年不语.6 q- y3 G9 x/ g! ]/ R' N6 O
) M; ^/ {3 M* V
我一直在没有人的街道上走着.
% [* e$ ^) P: u" x对"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呢."之类的问题不抱多少关心.
# ?2 f# B4 @6 B3 P想要一个人待着.然后在想到家的时候看见家.
; W/ c5 {1 p! x4 N& B* p# y不.是房子.只有我一个人的地方.
( @( O5 @9 @! w9 Q: [0 m; p很想理解.如果说这些事情的发生需要一个变量的话.是我混乱了.还是世界混乱了呢.( i' ]! P7 z2 |* ]+ ]
虽然没有办法得到"这只是个梦"之类的暗示.
6 @: f0 w7 z$ i2 N2 s/ {- q3 F' p但至少...有个人出来跟我说明这一切就好了.就好了啊.' d$ a! Z* @9 o- M8 l  h& i
我这样想着.周边的一切似乎渐渐熟悉了.大约.快到家了.& F& K6 I6 }- W7 ]5 @
低头走着.在约莫走了几百米.想要抬起头确认方向的时候.看见正前方.翔在门口.用注视了我许久的眼光看着我.
! @8 I7 W2 B  s4 d5 @3 I8 m迟疑了片刻.还是迈开步子.
0 I4 W& U. F1 K( n她似乎看出了什么.一言不发地打开门.等我进去之后也跟了进来.
5 N% D; x6 y! T$ l" t6 h我回头向她苍白地笑了笑.然后径直走向卧室.摊睡在床上.# n5 P. B% Y$ V* Z8 i
翔在卧室门口停下了脚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在外面等你."然后脚步渐远.停下了.
1 I! `" E) c0 \& A% ^6 ]" J9 ~0 Y我环视着毫无生气的屋子.色彩完全不鲜艳的屋子.渐渐闭上了眼睛.) p, I+ W2 ~' u
闭上了眼睛.不是什么都看不见了.0 E8 `# f8 j% I# q9 |  d$ e) N
只是光的传播被截断了.就像置身在没有光的黑夜里一般.) F( g" w1 @3 l2 ?# n( ~/ n
从日夜交替的角度来讲.黑夜的时间给了睡眠.所以是安详的.7 A  a# t7 O! d0 J; }* o$ D4 J
但不是所有的黑夜都能这样无意识的度过.醒着的时候.../ Z: Q$ ?  \0 U9 E0 o9 y6 Y3 X* L! w
安详里深处是未知.
! Z% G  V7 u) J1 |大概是我此刻的感觉.
6 m. v* g/ l* y1 [- c感到一阵风.就马上睁开了眼睛.窗户.是开着的.
% U+ u: S0 `! V6 |: E8 O. K, i想起来了.翔在等我.' R4 g8 h2 o1 N, w) _9 `
大概.可以出去了.  P: X( a( }- V; @: x
"翔..久等了."我出去的时候.翔还是站在门口.
  M& B) r7 l& F( d& ["没关系..倒是你没事了吧..."
5 u. @, S" m* T3 g"嗯.."5 m  l" m3 B8 g5 a+ ^6 @+ h( l" `$ ]
"秋原说..明天起去研究所.."
- |( {) J* k$ u! d* F"怎么..?"
4 h5 \# n4 }! O$ `: M"能力开发....感觉不怎么好呢."
1 r' m3 u% y. w) d( N"能力?"
% V4 ^( Y! M; K" [6 a她叹口气.是刻纹吧.大概.明白了.: s. x) _/ E! |
"传达到了.明天见."她起身向屋外走去.
  M. Z: f( e7 _# V3 |7 A她的口气.让我感到舒服了许多."明天见."
' Q- j0 P0 A! K* ?翔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的朋友.
7 Q( |* g2 Y6 r1 j- i- S9 U$ x说起来.再出去走走吧.
: c; f, H6 N- i0 g- X6 ^, }再出去走走吧....
$ a$ u! E1 y- L1 K: @: v刚把门用力关上.拿起钥匙转头之后.
& M. B& r2 E% I( W山本伫立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4 V  K$ }) \$ I; `: G) R
就只有几秒的时间.他低下头.又继续走.% h) k! x' I/ Z+ }: v
"如果记起来你是谁...就好了."顿时有种这样的感觉.
: e$ c3 J7 E) k) a
8 d. V, K0 ?/ e0 T* Q2 k# v& p我还是去找安了.  z! t/ T1 h0 w+ Z1 p6 j
不知道是经过怎样的辗转.完全不记得路的我确实是又到达了安的公寓.如果不是门牌上写着安.似乎还有点怀疑.不过.就算是代号写上去也没事吗....
6 `4 m; f0 w& S) W我上楼之后发现门已经开了.果然是知道我要来的吗..
5 P- M) Q7 g+ Z; p. h, k- n6 w"打扰了.."我轻轻关上门.
- Q  |0 a0 F) h3 O# y' Z"从窗户看见你了哦..不过.觉悟的速度有够不错的."她似乎已经拉上窗帘坐在沙发上等待了.
! Q9 j( a2 T9 c"这算不上是觉悟吧.只是因为想知道..觉得不知道就没有办法的样子..."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述.安一直.好像一直都凝神地看着我.
# _' {  E$ z, O+ C1 t" ~"对未知的探求欲战胜了了恐惧吗..那么想从哪方面入手呢.."安转头了.似乎是想要调节气氛的语气.
" ?: T  g8 Q* U1 ^% A" w"全部..把全部给我看..做得到吗.."我试着抬起头看她.  |+ \$ i  u5 M: x% F$ I/ P9 m
"恐怕不行呢..."她笑了.是想说明我的想法太不切实际吗..4 ?( \' G0 L5 G5 C! V- F
"那么刚才是..."我又有些微微低下了头.- S2 ~! F, b1 f( I+ L7 j  n; @
"是游离在空隙之间的记忆."她起身.又走到窗前.接着说了下去.
6 E  ~7 c$ u; C"世界与世界之间的距离.仅仅能从那里看见一些东西而已.换句话说.就是从你表现的言行而得.能看见的话.说不定.这些是你已经快记起的东西了."她回过头.: z% B0 D& F* p$ ^* h
"那么其他的部分呢."3 c5 Y4 N4 Z8 G2 }* W, F' F
"暂时没办法.大概还在你的世界里吧."安打开了窗户.风吹进来.
( u4 z! e# N* L) }$ P"那我为什么没有办法看见呢.在我的世界里的东西的话."风吹动了头发.似乎.也能让我更加安详一些.
, ~! r0 d) S5 G! t/ D: M3 S静默了许久.
2 W) S- o; L2 y, `8 c" h- y"你去过你的世界吗...?"
* u% `6 f% F, s8 f' t接着停下了话音.+ k. p7 P3 x& I% e+ a5 u
我的世界是怎样的.如果能去的话.会看见这些吗.
& [( V- ?! a% I"呵.."她笑了."说实话.我也没去过我的世界.也不知道该怎样去."
7 W4 p; k4 [8 a8 d. B) S"是吗..."未知的地方更加多了.
# q1 W% n# L( o% p. q" F( }1 K* A又是许久的寂静.8 v& x  _* T; i5 E
安慢慢把窗户关上了.
1 a' t7 i( z$ {# I. R2 ?7 w, C"不过.如果想知道你的过去的话.或许可以去问问山本."8 L/ [) {8 ^) J
"他知道这一切?..."
. G3 H$ U: h- R' `! P, H+ }% f: V"这就由他自己与你解释吧.在这方面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她又转身走来了.坐在沙发上.
: o5 X9 d7 H. a  @3 i"那么.打扰了."接着我就离开了.
: @$ K" z& x8 ^7 X" }1 E
8 ]" q* R$ p: o+ m5 h# ?1 q回家的时候.无心路过了研究所.
3 U* d2 D; F" r. s9 I7 w刻玖似乎外出了.虽然门开着里面却没有人.
- c4 h* K- X2 t) {4 [在研究台上看见了搁置已久的十字.9 _4 h3 b* h' k, }1 ?) F" J
或许是一个问题浮现了.
$ e- _) N0 \5 ^  y4 N一边是以科学为工具的研究.
% e% @4 s. U/ t; v另一边是以精神为载体的思考.) q2 Q3 W% L2 K) P# [
无论哪边都给过我帮助.$ @- ?# j- n; X2 Z9 `+ D
如果目标相同.$ r. L7 {$ F) ^. k1 {
该如何连接.
  `& }  F/ t0 D* b5 H  t8 ?如果目标相逆.
, g7 g: I4 Y. I5 I/ K/ [: y% _, a我是不是又该必然的只选择一方...?
7 v! h( x" r9 [1 D' ~又回到了街道上.
+ h6 D- [; Q* U* C+ b% H
8 }: `% y" G' y. e# c, l/ e到了家.结果还是一样的摊睡在床上.
" k4 c* v, x: u2 z6 S! Z; @* B"为什么没有风呢."似乎有些闷热." t% N3 R; D" o, b
窗户被带上了.虽然没有从内部锁起来.8 A% i3 _& @) ]  O' c9 Z. a
似乎记得不久之前是开着的吧...2 p+ v( z. ^" ~/ h' U6 A0 Y
大概.是风的作用.- c8 ^( r' y2 F* v: ?$ }0 k
我渐渐闭上双眼.
4 b7 n! `  z: o+ g4 O* _, I0 O- d等到醒来的时候.3 b" T3 B* k, c& ?
看见了漆黑的深夜.

TOP

【六回.眠见】
$ H% I) H0 {. c$ x* E: n; F意识很模糊.在这样的深夜下.
4 h- ~  U: T2 d- w0 A1 ]这样睁着眼睛也会觉得看不清什么.也会恐惧什么的无端出现的感觉.
9 [4 A; w& d) x! l2 i; o$ b如果一直这样..等待黎明的到来的话..
' z1 _* t: t& V' Q- }不知道是不是该想些什么.不知道是不是该什么都不想.1 C& r# ]3 A) g5 L) G5 t' D

8 D7 r( w) J+ W3 K等到意识清醒的时候.是清晨了.
$ X& I, R- i( n$ s7 ^& [' j+ H( G因为听到了报纸被放下的声音.
$ B" |/ P& D; [/ a6 i5 U. u9 U9 |在考虑要不要起身的时候.门被关上了./ M! t4 R$ [: h* b$ J# w9 l
有些惊吓.所以立刻起身出了房间的门.# b0 _+ E: g$ y$ i5 I: S
"早上好."是翔.将视线从报纸上转移开来向我问好.& A/ G. F# u6 j- K/ v6 A4 M( A
"早.."虽然说有些虚惊.但觉得还是想谢谢翔.
8 c$ L' w6 z9 K1 ^3 H"刚起床吗.等你去研究所哦.."她又将视线移回报纸了.# X# y. E( W# \$ ]
接着我去做一些洗漱的工作了.坐下来思考早饭的问题的时候.翔发话了.
; b9 ~( z5 h+ N0 k"看看这篇小说.很有趣呢."她把报纸递过来.
% X8 {* `' ~. U9 e- \! P0 b我接过来从第一段开始读.
% U3 V) [" G+ V5 w9 M; `"...是一个下雨的黄昏.教室里只有少年和少女两个人....") `9 I. U& l6 g6 n5 i
"...少女向少年借伞.于是少年跑回家拿伞...."4 v2 X- B1 ]1 z9 B0 U; U, m- T
"...少女等到学校关闭还是没有人来.最后冒着雨回家了..."' T4 K' W8 d  F5 J. E3 q$ q
越发感到诡异了.) O' S  i# C9 A6 T/ F
"...过几天.据说少年转学了....", x0 _9 D, p- e9 ]
"...少女看见了家门口的伞.以及在不知道哪看见了不同的少年..."
0 n- g9 m: d: i: \* ~8 m以第三人称叙述的.完全一样的故事.
) I" e& r6 a0 ^+ g$ T我的眼光停在末尾许久.接着开始疯狂的寻找标题和作者.
$ w1 f3 G" |- B" \9 j标题是无题.作者还未找到.
8 `& m7 U: K" D8 t  x一段后记:因无法跟作者联系下期将不会连载本作.请谅解.
! X( J5 i9 p0 D- ~' _, U) m顿时有种想干笑的感觉.我缓缓放下报纸.
: p! ^' a4 Z) V5 Z0 r: _* \"怎么了..?"大概是反应有些剧烈.于是翔这样问我." P0 u! X+ c$ p  ]) L6 {# x/ H1 E
有一瞬间思考着该不该说.结果还是摇摇头."吃早饭了.稍等."2 E9 |$ b* K2 P  G1 w: I& t, J2 E
"嗯."接着翔继续看着报纸.
2 ]! L) M0 o+ t, O在吃早饭的整个过程都在想那份报纸.以及一个个据说是我记忆里的东西的场景.完全对上的概率是多少呢.还是说安根本是拿这个故事讲给我听的呢.或者.除了安之外的人想要告诉我吗.
, d& i- e6 ]& x8 g% \: b. c想起一句话.果然."说不定.这些是你已经快记起的东西了."是这样的吗.: r; G8 U& @' s
总觉得被摆了一道.我向翔要回那份报纸.收在身上.和她一起出门了.7 Z6 [, q9 c8 I& B) M. F

6 N) ]% f% M8 h* b  [9 ["到齐了吗..那么就先来一个序言吧."打开门的时候.刻玖和致已经在等待了.
3 u; K8 i' Z/ Q) m  m0 E"简单来说.就是探索如何使用刻纹."刻玖双手合十.发出声音.准备尝试的样子.
6 N9 z: t, E2 f7 R; f4 ?"接下来先要记住一个东西.致.去把门锁上."接着她摊开一本笔记本.& K6 p$ \, [2 V! E9 l
"不用到锁门这种程度吧.被外人听见了也只会认为我们是一群玩游戏的.."致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还是去锁了门.7 {) h8 y, ?" B& t
"好孩子..."刻玖这样笑着翻着笔记本.! B8 ^- D3 M% T6 d: p8 R9 K
"找到了....目前所知.刻纹是在身上的记号.有了那些图案就能看见并且打开某个门.门后面是什么还是未知."以适中的语速读完之后沉默的许久.( q  k0 d+ R& T, M8 o' j; O$ G! X. `
"就这些...?还以为会是论文那么长.."翔突然抬起头.有些失落的样子.# h4 D2 [/ L8 I2 ?. C8 r5 R
"嗯..就这些了.."她久久地看着笔记.似乎在看字迹.  V8 t- Q2 z+ U; u9 F% ?  n
"以前一起研究的同伴是刻纹的持有者.他看见了那扇门.进去之前将这些记下.进去之后就再也不见了..."说话的时候眼神凝重.说完之后又特意的轻松起来.感觉有什么特殊的情感.
  M+ k2 @7 d7 }5 i6 f. C8 k! f: J"所以暂时的内容就是看见了门在第一时间内报告.接下来就等门后面是什么了."刻玖合上笔记本.将它收好.0 `% g; E/ B# E: b, [9 C2 Z$ b$ ]
"那么结束了.记得留意."说着她起身去开门.
% H- m; b& }7 V( o8 V* p# C  I"有事联系."翔和我挥手出门了.! i  }4 T8 X# ~& R" k
"那个.翔."出了门不多久我停下了.因为想去找安.& G' }8 |- K# o/ }5 r" b, x& d0 I$ [
"嗯?"她也停了下来.
7 Z* O3 A5 M) U* h. j"要去别的地方有事.你先回去吧."不太敢看着她.2 y. H0 T+ x+ ?. q' t
"好.再见.早点回家."她挥手走了.
# `, r$ _7 Q6 f0 ]. |$ p. W' K1 C, _' ^, W+ y; c; k
等到她走远了我才迈出脚步.
) f  n5 Q$ U, l5 f9 B仍然还是不太清楚如何到达安的房子.只是大概记得一排洋房的地方.再说有门牌.大概不成问题." T2 k1 Z( K0 V- P. K: V+ }
乱走一通后还是找到了.上楼之后门照样开着.6 U% \# N3 i5 e
还没进门就听见了声音."报纸上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哦.或许是'让你记起'的一些手段.是某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吧."! I! O+ @7 c- J5 U
"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不过看起来想法和我差不多."在说这话之前.我进了门.
6 U3 a7 e- p2 }" E: Z3 O$ a/ H* k"很多机器可是在看着你呢.没发现吗."她有些得意的微笑了.+ q/ U- ~; ?( p4 q
"这么说.直截的问.你知道关于门的事情吗..."
3 Z) q" {6 b; Q, o6 d; A似乎笑出声了.."哈.我知道哦.关于这个知道的比那几句描述详细多了.准确来说.我进去过.只不过.暂时还不能全部告诉你."+ m7 \1 l' d  q$ _8 ?1 v; h
"那么.门里面是什么.可以说吗."有些惊奇的收获.安似乎不是刻纹的拥有者.手臂上很干净.
/ T3 a6 U% m+ y# y"是一个人."她坐在沙发上发了一句简短的话就停下了.4 Z  P8 L' F) a4 b- |
"接下来呢?.."我继续追问.
9 o$ W5 w. Q4 O0 ~! c"你要是进去的自会知道.不过你.似乎能看见两个人吧."她把头转向我.
' \/ k' o3 L  j5 P% k"两个人?"更加惊奇了./ Q7 V' |% ?7 G0 v; v5 Q! V! b
"嗯.两个人.因为你有两种刻纹吧."/ Z3 a. j( Z% J
"...."( @& |" r8 G6 V) y
"我之所以能进去.是因为新的眼睛里面藏着刻纹.山本也是这样的.至于你不仅有了一只眼睛.这只眼内的刻纹数量是普通的两倍甚至更多吧.手臂上还有跟那些人一样的图案呢."再次笑了.有些诡异.不过顺带将我的疑惑也解决了吧./ r  X1 r& {* Y5 ^5 D+ Q* h! i, M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看到门需要什么条件吗..."  D3 r5 o- T, I6 ^
"简单."打了一个响指."不过也很困难的吧...在没有光的时候能看见."她又站起身.接着走向窗户.把窗帘拉上.然后走向我这边把门关上.. g  l$ j# S% U
"就算物质上达到没有光也是没用的.何况达不到.你现在还是能看见我的是吧."虽然有些吃力.但看见安又走回了窗边.( a6 C/ `4 ?$ F3 O3 s8 M
"嗯..在窗边吗..不过为什么是没有光的时候..反而看不见门吧."
0 L5 R: y4 a/ R"被这么告诉过.有光才能看见外形.没有光看见的东西就是没有实体的东西.门后面的世界就是'不存在实体的世界'.所以是唯一可以进去的世界.这样讲很悖论吧."接着刷的一下把窗帘拉开了.日光一下就照了进来.她又坐回沙发上.
5 K" m0 b& F+ f) w; l  T"似乎.有些无法理解.不过知道了很多.谢谢你."用手稍稍遮了下眼睛.清楚的感觉到疼痛的只有左眼而已.新的眼睛没有感觉.
' n" G; v% y$ u# K"哈..我还是很少被说'谢谢'的.果然你和山本一样吗.他之前也是一直说着'谢谢'的.."有些无遮拦的笑了.大概是在高兴吗..& K! N% F; u$ k$ m  n
"不过.物质上的黑暗也是有帮助的.最好是封闭的空间.思想想飞越的话最好的时间应该是睡觉吧.说成这样尝试一两次就能看见了吧."4 c( C) i: d" x& ?! z0 W
"是..虽然有些惊奇..."我开了门.准备迈步了.却又被叫下来.
/ U# U* p  w$ M2 Z有些阴沉的声音."出来之后关于知道的东西对另外一边的人要有选择的说..明白的吧...?..."
: p7 b1 `2 ?$ Z/ E& E"放心..不会说的...."说到一半却被打断了..
9 u& z( h; @- ?' W"那个..."少有的像是有什么事要拜托的语气." i  B' m: Z3 n+ r1 z5 G
"嗯...?"似乎有些好奇.
5 Q2 A; s+ p1 Y* R8 c"进去之后.能当面帮我向里面的人问声好吗...两个人都要吧..."她的头转向窗户那一边了.# a: _: f; x3 C3 l' n
觉得之间有些联系.我答应她之后就走出房间了.* @" k. _6 C5 b( C0 ]; [* u
# V. R& b9 Y8 L& F- u6 _& ^, A  O
在家里一直待到晚上想要睡觉的时候.按照安说的关上窗户和门.关灯之后拉上窗帘.连房间里有指示灯亮的座机电源也切断了.) W  r5 ^9 }. [
接着睡觉了.
. m" ~' e$ F+ K" D. J, t5 q在近似不见光的房间里期待着见到门.或许是因为不必要的激动长久的不能入睡.
( w" t0 _6 b5 P/ `' J2 }居然会激动.觉得这种事情不可能吧.
8 U: ^6 k( T2 D' V( g+ c! T: ~不过从夏祭那天起就一直在发生这类的事情.
4 q) h. S% s  U+ `! v1 E+ C同样.对门后面的未知世界很好奇.6 _1 X. {, ^1 I* f; v& O
很好奇而已了.( l8 o6 V) A  a6 H

7 k% p- a: r) H8 {& p/ n$ h! E4 e似乎在凌晨才失去意识.是估测.0 H" g1 ~8 U  b) O' F) ?
觉得自己失去意识是因为中途不知道是又醒来了还是在做着无意义的连接到大脑运作的梦.1 j) i. A, Z& y4 {5 a
不知道如何就睁开了眼睛.
  {9 s6 N+ l! l* [8 f不知道如何.6 ^1 k, d( j3 b  m
看见了一扇门.

TOP

【七回.视差】. K) }* ~# z: a3 K; c0 x8 e
我立刻坐了起来.
) i# w, [! T, x我还在想着这是开玩笑的吧.为此庆幸.
8 C. ]8 k4 \$ Q- m  Z2 @+ i- U; y但看着前面吃力的辨认之后发现门的轮廓.外形.怎么看都是房间本来的门.
7 R% n- d/ a+ K4 a' w: X' X大概是不小心醒来了.似乎今天不可能了.这样想着又缓缓的躺下了.% v( \, }% O. Z: V1 t$ Y! Y
还在期待的时候.转念想房间里的门不是在床这一边的.而是远离床的另一边.
7 G8 p7 R' C! h7 `3 Q) H糟糕了.也许是真的.  q! f3 U3 u: G
又坐了起来.
# x9 d" w# `8 ^* Y$ a2 j真了看见了.没有消失.墙上.有两扇门.
9 h- r& T( e0 D" z/ n# i4 Z% n除了房间的门之外还有另外的一扇.
' z" p' w7 p- l4 t0 }真糟糕.整理了一下衣装.准备下床.
  t, W: R( b/ R( J1 n下床后径直走到门的跟前.1 ]  N; ?$ `/ e5 R
是什么特殊开法的话.想不到.! t+ d. T1 n4 W% K% a
所以只是像平常一样把门的把手.
3 W9 ~& N( O. M4 P8 E把门的把手...' V  \5 q. M2 O* R$ Y/ Q. m1 ^
转开了.' `2 l" G, q7 n$ H
顺利像普通的门一样打开了...' K- F! y. X# k$ }
: h" K7 I% G$ b6 v! H
意识在一瞬间更加清醒了.因为门的那边不是另一个房间.是全部无光的.% @% U, c/ o+ I9 Q1 h. }& D
非常畏惧又不可抗拒的走了进去.
/ p2 i! F2 l! W7 l: C门被关上了.* }: D$ V1 p1 t$ b% \: e! k
我没有想关门.' o/ x# M8 Y" \# ~& l/ k
这样只会让我更畏惧..
5 Y+ i' q) }4 L8 p/ u3 C/ q完全不知道的情况.未知的恐怖.
$ M$ K/ X$ J4 m总觉得会死亡.这种情况下出现什么东西的话.很畏惧..: W/ G* O7 i& o9 F( Q8 N) ~; y
完全没有办法出声...
; I, A; w4 K  _6 F7 x- v' s8 f* S& _# F0 z3 u; ?5 r
"不必害怕.这个世界只有这些了."有些温暖的女声.却还是被惊的发抖.  d7 c- S; B  W9 {7 a
"...可以...看见你吗..."用发抖的声音问着.
: T# W  X' ?  g/ t, h"你好."她出现了.穿着白衣的女性.发髻也是纯白的.似乎在发着光.只有瞳孔是黑色的.* a% W, F8 L! q/ Y1 l2 ^
"少有的出现同时拥有两种刻纹的生物.我离开之后你会看见另一个人吧."
" D0 p( K- V6 x: g) i她一直端庄的站立着.面部似乎在微笑.
) t, I! d) C* G"那么.你愿意向我祈祷吗.虔诚的祈祷."8 t9 _: B2 O. Q2 ?7 }  a6 F
"内容是什么...呢.."我平静了许多.虽然无法感到温暖可是看见了光会觉得安心.
4 r+ h+ _. \6 g$ S, Q" v"没有内容.只需要祈祷."3 i0 o$ h  P0 P4 `" z0 d. @
是吗.
* |' w/ F/ [' L/ I0 r% S/ P那么就祈祷.非常想要知道这一切.所有发生的事以及这个世界的存在./ g# {- @6 J: p$ \! g7 ]: Z6 c
就这样的话.8 Z, P% v. Z6 A6 y7 g& q2 @' r1 }
闭上眼睛默念了三遍.7 a8 l' l6 X3 d0 [) V5 r4 x
"可以了.这样就可以了吧."我问.2 P+ Y6 e  ^8 S3 w
"是的.传达到了.但我无力回答你."
5 k7 Q- R/ a. M/ P( O) a6 U"....是吗.."还以为就是解决疑问的事情..
8 s  r  l6 w8 F+ o"用赠与你的东西去找吧..答案."
! y4 R7 Z' k2 [) L9 B7 q她的光突然很强烈.似乎快要接近我...持续了很长时间.../ d# s: Q, ^5 B$ y: S& j9 f
"没有被影响到..吗.."停下了."或者该说.你已经有这个东西了?"
/ A  X+ H& p' @4 p! _2 I"我不记得..我进过这里.不过..."迟疑了.
3 r7 o$ {4 k" i7 p2 V0 C8 W2 @"不过...?"
% v3 g& ?  F" ^2 j7 |"没办法记起来以前的东西.真的进过这里也说不定.对不起."还是说了出来.
; @! H6 R* T( A" |0 [& M"失去记忆吗...唔..."她停下了.
' T3 D/ J: V1 A( f5 l5 q" @' D) v"怎么.或许你还记得我...?"( q9 U% g# _9 }2 |5 O
"好像想起的样子.第一个拥有两种刻纹的人大概就是你.果然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吗."
* _$ n- ~8 D/ U, t' ~8 r* x% i* ]两种刻纹..?总清晰的记得被安换下眼睛之后没有来过这里.又是什么无法解释的事实...
6 G1 n( x: ~* w# B沉默了好久..."那.能告诉我关于我的事吗.", |$ `! q: s, P
"无可奉告.进入这个世界的人获得能力之后都不会知道能力以及被拿走的代价是什么.这些是需要自己找到答案的."觉得她以微笑的表情说出这句话时.有莫大的失落感.& j/ o. S* g% |) X) v- J
"那么.有件事."过了一会还是抬起头对她说.
+ K( }0 E7 a3 c( @7 _/ L4 s" |"等下能让我见见另一个人吗.是必须要当面说的事."
, M3 A5 C- a+ O"是吗...."
) A1 ]+ ]* F3 L$ H. G"安让我向你问好.也想向另一个人问好.就只是这种事而已."
# y1 u. J) h# k- |"安...明白了.....请去见另一个人吧.带我也向安问好..."然后若隐若现.逐渐消失了.
0 e( D; @7 q; C$ L9 E又是一片无光的黑暗.却平静了许多.还有很多失落.不仅有旧的一会没有解决.而且还增加了新的疑惑..
7 b9 A! M; ?3 d' W- A: z) Y"你好."是男声.
5 M/ h. `% a  _! O$ k- z穿着黑衣的黑发黑瞳面无表情的男性.因为皮肤白皙所以能清楚在黑暗里看见他.
2 N! n1 O% v7 e6 I奇怪的是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随身携带的样子." S3 b) k( o/ j" j5 B0 C
"你好.我似乎来过这里.但不能记起来了.所以没办法继续下面的过程.找你只是想说.."又停下了.
/ w# S+ q5 P- Q0 u) `  R! ~6 N# K"清楚的记得你....好久不见.请继续."语气很像英国的绅士./ Z! K: [' e. W6 I3 }8 M3 {
"安让我向你问好."很清楚的说出来了.
0 ^/ c# U( m9 S! `: V男性有些震惊.但很快恢复了平静.
0 l9 u: |( v5 }$ O8 o- J! _"安..还好吗.."变成了关切的.像认识安很久一般的语气.却还带着些迟疑.
* q) U( z8 |& j"看起来.很好吧.会将你的关心传达给她的."2 \% Z" o& u4 H9 {
"感谢.."露出微笑了.
/ [3 v6 c% M& |+ B% v"那么.先走了.出去的方法是..."! y; u5 ~( z3 z
"会看见门的.路上小心."他消失了.& z$ C' l8 d* H$ x

" Z0 T: B( @* m5 q3 T; W我再次打开门回到屋子里.
% O+ c  g+ x2 u4 v奇怪的是.关上门之后.那扇门依旧没有消失.不知道能否进去.只不过.我不想.也没有理由进去了., l+ K% r  R: K+ g. `2 u
回到床上.重要的是.以前的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好像从未想过去问那个少年.大概是觉得有些难开口吧.
2 r, e5 v5 v0 ?6 r& [似乎一直想这个问题.到了清晨.
) L4 v2 n" y# \6 Y9 V1 c
1 w/ i: P; c5 L" i1 E  w: I醒来的时候.似乎有一件重要的事要想起来.
2 \) G0 x4 B* m+ z" k, i9 d静止躺着过了一会.8 o2 j5 }- R! S. L3 [5 f# s
想起来了.  u' j7 X' e0 ^' c! [
如果门还在的话.
# ?2 Z3 @& d, A, h: h7 q至少把这件事告诉刻玖.
  r$ A' @  |5 Z- @+ G接着一二三.一下坐起来.6 }, y9 R5 b+ v" u* h4 A  l
居然还在.
9 ]0 P$ Y0 g& P$ i, W; B# b既然存在的话暂时就只能祈祷另外的人进去之前不消失了.' X. \/ e# Y& x+ `
准备起床.% ~* r- t# t; V, S
出房间门之后发现翔已经在翻阅报纸了.
. Q7 G! J! }5 W6 |, S问了声早之后继续看.
$ d2 b% s- [( W7 D0 z万幸却也有些失落的., r2 g3 P. A! Z7 _3 r+ O7 _
没有对我说."昨天那个故事的连载.还是登出来了呢."
  x; I% L1 y- I+ y吃完早饭之后.打断了她.
' p% b9 p- n/ {. T' A7 n3 ]6 n"翔...."
9 }3 x6 @$ u: E, T8 x1 G5 A- J"嗯...?"已经放下报纸有些发呆的坐着了.+ P0 a1 l4 S  D7 T
"去刻玖那里之前.来看一样东西吧."0 P9 \( _" E$ ]9 |  ]% U2 W! K- K8 A
一边领着翔走向房间一边继续说着."看见门了.从昨天晚上就一直...一直在我房间里."并且祈祷着门不要消失.
2 W, B0 o: w) d8 g4 b3 H( B! E"真的...?你进去了吗...."略带惊讶的语气.也有些兴奋.9 e5 m' n& V9 h6 x9 @: Y4 b
"进去了...."同时进了房间.门还在那里.
8 O6 j! P( D1 C翔环视了一圈."有两扇门...是这扇啊..."
7 b9 v2 ?+ p( K* I4 \8 x2 y! q2 n- G她能看见.不知为什么为她高兴.$ }; ]) m* f3 \1 v; S
"翔..进去吧..在外面等着你..."坐在床上这样说道.
3 d) O% r* ^% ?" Z& {"好."有些万幸的没有叫我同去./ E% Z. R0 }' |! M; C7 p
她打开了门.
. _+ Q3 z5 F4 S1 x5 g8 x& ?3 A目送着她向前方无光的地方迈出脚步.
, m4 C; l8 d7 Q1 |门关上了.) B/ D6 [( C$ [* K8 a$ M
接着是漫长的等待.
7 ]+ u# T: j% i想了很多问题.6 H  a/ ?- A* X; h/ n! C7 ?9 ]
诸如翔得到的东西和代价是什么.
2 s' L/ F, j$ m见到的是白色的女性吧.
: }2 o% Y/ [5 R. C8 d% E会觉得怎么样呢...
6 U8 Y. z7 C; F! @" A然后一下子躺下了.
. p* ?9 g. N! ]4 s2 O; e很长时间的寂静.' C& }6 e. B6 R! @6 L* E
没有沉睡.
3 v" l* E6 r1 H等到了门的声音.3 r; `& ~+ Z7 t# |* C$ e
翔出来了.
3 w6 W  o+ \2 |1 U% o. F, e满脸微笑着走出来又转了几圈." F4 ?2 r: O+ @9 l8 Z
"如何..."坐起来问她.  K, ]' u  s# Y" v$ [' ~4 t
"不知道呢.因为目前为止什么变化都没有."她也坐了下来.* `3 v7 N+ N: S( _6 k- b
"那么.去研究所让致进去吧.在这之前同样希望门不要消失."站起身准备走了.
8 s3 _  E4 S7 L6 t' t! c"等一下哦.夏看见了什么呢."她将我的动作停下.
" B; ~, c, k" E( ^1 y  P) P唔.这样一来.不得不说不诚实的话了./ w4 P$ P. i0 @% ]
"白色的女性.同样是没有进展..."大概有些紧张.5 z& w% R6 K5 `7 C' g7 J
"是吗..那么出发吧."她同样笑着站起身来了.# B. q0 i2 Q( n4 R9 z% o/ b3 a3 |
接着向往常一样.一同出了门.# x7 N2 P3 f3 L

# }# k- j0 ~: O" ~9 p0 U. c$ V进研究所的时候看见刻玖在.就有些着急的问."致在吗?.."4 ^, O+ H5 k7 _3 A
"在里面哦.发生什么了吗."那个眼神似乎猜到些什么了.4 c: [, _1 x* I; |% _) X1 h* t
"看见门了.在我的家里.和翔都顺利进去过了.总觉得会消失的样子.请赶快把."似乎一下子说了比较多的话./ q( o# A: q- g; L0 {
"是吗..致..出来了.."表情上居然没有变化.语气倒是变得抑扬顿挫了.果然是经历过这样的事吗..# S# O1 W* x+ X8 B+ X! \$ j. o
将致带到房前进了门.5 _: M; `+ D8 s% t0 f
一路上致说了一些此时的感受.似乎是个很开朗的人.& i/ v0 r& j5 r% v+ E" k' k
"请吧."为了保险将窗帘拉上之后让他进去.接着也和翔一起进了房间.
$ @/ C& ^6 T7 R3 J, ]6 y" S/ A急于寻找门.看见它还在墙上的时候有些安心了.) b5 }7 c8 N. E. D6 \9 P! Y& |
"还在.请进吧."对致这样说道.. M, ]: _2 `8 u% W4 w; B
"好像不太明白意思.似乎看不见你所说的门.果然我还是不行吗."有些疑惑的回答我.
8 |0 Q5 o8 R9 y6 I% a% \$ s不可能吧.明明很清楚的看见的.走到门的前面为他比划.  |$ i- X* z& A. g0 c$ B( b% j! n
"在这里.能看见吗."( n2 ^- S( E1 C2 `! ^4 u
"不行.只是墙..."1 r0 l  v: u6 Y* }5 D: S+ |
三个人都沉默了., }7 M2 A, X" p

& b; L( `% `" W7 D"没有办法看见.虽然很暗有些看不清.但清楚的看见是和墙融为一体的一块区域."
" w9 _2 o1 |+ E6 h! l"是吗.."
( R$ ?$ P4 }0 @8 z7 {) d( g9 N3 o不知道为什么.% T: |. |6 z* l3 o5 u0 E, _# A
他没有办法看见.

TOP

【八回.代价】
# y# k7 |- y$ n+ T致似乎有些失落.当我拉开了窗帘以后./ _7 |. _1 _- C' P& p3 l" i
突然变得格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
! M4 C0 U) i1 |) C' n( }也是.我大概很少说这样的话吧.  `1 a1 v% V) F, v4 z  L5 T
我想.还是翔的性格好一些."没关系.只要刻纹还在.总有一天能看见的.只不过.要什么契机吧."
$ f6 g! v: C! `" t"是呢."致也抬起头笑了.这两个家伙的开朗果然是一样的.
3 X1 r5 _9 l, J  p我们又回了研究所.
) ~) h) h) q& K6 r7 @: b1 E- e) |, _9 s- z0 i) k( O( U( R
"嗯..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吧",刻玖叹着气,"以前的同伴.可是过了好久才进去的."$ o+ t1 W* G! g) m5 `; z
"是嘛.那么刻玖姐也不用担心啊."致这样回答着.看着刻纹说:"我想.我一定是要更加熟练的运用这个东西才行吧."
# {# X3 m) s: R! M' r! ~"我是在晚上看见门的.也许没有光的晚上会多一些机会吧."我有些紧张地将这些补充道.
9 Z- o% o# a+ U! k. ]* _) u6 P1 g"哎呀...居然总结出了这样奇怪的规律.不愧是夏呢."翔用玩笑的语气说着.
& h( K; f2 K8 O" ~* |& b- j刻玖也不怎么担心了."本来以为进了门之后就会发生不能预知的事情了.不过你们还是回来了.这就好."- `  D, p2 G$ C
"是因为刻玖的同伴吗?"翔问.! I% q' J* N* l+ n+ _' ~
"是啊...那个家伙..到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种特别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是寂寞的口气.不.不如说.是想念吧.4 W8 L8 x! `0 U: a
"只要相信就会活着哦.不是吗?"翔总是这么.无故相信这种东西呢....) j6 a) n* ?1 |; S( E8 ?' u
"谢谢你.不过.我的想法还是不怎么认同单单是自身的'相信'呢..也就是唯心主义吧."6 m7 W3 W& r/ j" t, M
"虽然是科学研究.不过我们拥有的只有心呢."翔笑了.感觉就像是一场唯物与唯心的哲学辩论.4 h7 y7 d2 U& |/ |8 w9 e
"这样的讨论是得不出结果的.有相对论在.就坚持自己的意愿吧."在一场狂热的辩论发生之前.我还是决定阻止她们.
. l  H6 N! e' s3 u' ?. ~"说的是."她们两个都笑了.
) T7 s+ r4 j8 o1 C/ m9 F4 p/ I/ d不知道为什么.也觉得这种时候.有些美好.只要是看着他们就觉得美好.
. ]! t) P0 ~" T: C; k6 `"那么.在致看见门之前.就请你们两个好好熟练刻纹的用法了.要小心啊."刻玖这样结束了今天的谈话.
6 C! q" K: Y4 q8 X. ]5 A5 h"告辞了."我和翔出了门." L$ V' \; h; u9 {& w3 d! W
"我送你回去吧."翔在门口停下来这样说.
. v4 V  K, X% O1 Z: m2 K"啊..不必了.翔自己回去就好了."因为想去问安一些事情.就这样推辞着./ t/ V% B) j; ?
"是吗.那么.要小心哦.明天见."又是等她笑着走远我才迈开步.: d1 n: {, w% W* q! [4 m
不过.还是不怎么记得去安那里的路.还是试试吧.  Y" w2 b$ u; C

% h3 W! L8 Q- H, X; E% y$ X0 r在几个街口乱撞之后走到了那片洋房.终于下定决心记路线了./ e0 O6 N' l' Y0 k
洋房附近有一个开放着人却很少的公园.在这个地方一共也没几个公园吧.而且离研究所不远.( {5 ~, J+ {% r8 E
这样记着的话.下次大概不会有问题了.只是庆幸.又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找到了这里啊.
! [; k( l; k5 P% ^$ z) d我找到安的房子.抬头看去.安正在窗台望着我.( x/ w+ m3 g+ N: ]& |. b
"又被看透了吗..."带着些难以名状的感觉走了上去.
1 r! x4 H  P4 Q跨过门.迎接我的还是那淡然的微笑.
# W6 P0 ~% s* L5 A5 U6 X& x山本也在.看见了他的眼神.怎么也探知不透的眼神.
" h; Z7 j3 A  }8 _. R"那么.有什么进展.看见门了吧."她走到沙发旁坐下.
$ z3 W7 q. [: ~, \& h0 D"是.两个人问候也都传达到了.". |7 _+ X0 \  f5 x  D) ]0 @
"这个就看起来这么重要?"她突然笑了.8 b% R! @+ e! Z0 e( l  F; K4 L
"我的感觉.是很重要吧."不知道是不是又是这种感觉呢...有什么想要隐瞒.
: U. _0 _. W; a; O$ ~+ U' i9 c, [9 j"真是出色.就像被看穿了一样.那么你看看那边深刻压抑着的人呢?"好像调侃的语气.
- a2 ~& w! I% m1 y6 o) I我的头刚转过一半.看见他.却又不希望再继续探知了."说实话.从看见了那段无法接受的记忆起.我就努力想要从他身上看出些什么."一股因为未知而来的烦躁.好像受不住压制了.
# s0 N3 ~5 ~' v* P1 q"果然这么困难呢.好了.该到正题了.发生了什么?"她忽然将笑收起来了.
! d0 S# `2 M3 Y  a( x"我不明白..完全没有记忆..白色的女性说:'你来过这里.'"气氛忽然变了.本以为安会料到的.
! x% }1 ]/ _( {+ n4 \, _9 f"什么?这是真的吗."安忽然站起来朝我的方向走过来.检查了我的手臂和右眼.' t' X6 y/ _( H1 p# O. Q$ {' s
"这不可能.这些刻纹应该都是新的."她突然停下了动作.
) \8 a2 N: J0 ~+ f0 D  U7 C& Y$ V"是头发.安.是头发的缘故."山本突然发话了.他的声音也是一样.听不出感情.
; W% K0 J) H0 `+ h! |5 E"是吗....."安忽然紧张起来.她示意我在凳子上坐下.然后开始检查我的头发.. z5 }% u# X& I5 o! [: a+ [5 ]8 l, B
"这是.......太..太惊人了...."她感叹起来.
" w+ ~' E; a2 Y% o( i- Q"怎么..头发上有什么吗?"我转过头去问.
2 r1 e9 b. q1 S: G$ O"全是刻纹....黑色的刻纹.....惊人的数量...密集得难以发现...."安还是很感叹的说着.
4 U3 m8 u1 J: h' F! S"夏的头发...以前是纯白的...是纯白的......"山本这样说着.
# `2 ^' X; {% n8 M- n我听出来了.
$ F( r4 W5 X0 L- G& F山本的话里也是这种感觉.就像刻玖和安的话一样.; C8 P+ q, d6 h8 l& F
是想念.压抑已久的想念." G+ V% s8 Q0 k0 F% N5 m
我却感到一种悲哀.一种无法记起的悲哀.
' {6 o  z8 z# ^5 z9 z"是吗..那你知道这些刻纹是如何上去的吗?"安这样问他.却也没有要责备的意思.
$ n9 t6 s; h5 J$ e) M& {"是在被拿去记忆之后吧....夏的代价.似乎就是记忆."他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我却因为这些话而震惊.# n# y6 \0 B  z# A0 r$ m
他真的知道这么多吗...我来这个地方之前.已经记不起的事情.4 t! w. m0 b6 q/ X# N
"拿去记忆?难道在这之前还有一次?"我问.9 S' b: E3 j6 V
"从我知道开始..已经有两次了.这种代价的支付方式似乎不是一次性..而是重复的..."他低下头去./ v6 f+ V/ c2 ^3 p
"哎呀...真是残酷的代价....那么这代价换来的难以想象的力量又是怎样的呢...."安似乎很感兴趣.
; D0 H5 p4 h% ^"我不知道.到我变成这样之前.夏似乎也不知道.所以从来没有看过夏使用能力."变成这样之前..是指那段记忆中的突然消失吧.....
2 |# O6 X  W% `; D$ O/ q% S$ h"对了....山本在突然消失之后...去了哪里呢...."那段记忆到现在的空缺凭自己的推断似乎还无法连起来.
2 j9 i1 j' u" Z- b8 |% @/ h) ]他突然顿了一下.过了很长的几秒才再次发出声音:"被安抓来....做眼睛的实验了.."
1 t; |1 e0 {6 f" Z6 K! p是吗...所以眼睛才会有变化..那么.暂时可以连起来了.
# H2 b7 I  N  A' a& m想到这里.忽然又觉得忘记了些什么...."对不起....."
( F0 t. D9 p% w  F$ N; J1 s他没有再回答.; w3 ?. a5 |/ ^* N
"哎呀...被这样说总觉得做了什么错事呢.....那么..暂时都明白了吗?"安似乎很不忍心插话.
( Q6 X, ?: o  `) _"是.那么告辞了."我站起走向门.; i7 o) J# b' K( f5 A: l5 O8 |( r
"那个.请等一下."山本叫住我.
% Y( n" Q; l( D"正好也要回去.同行怎么样."他提出了请求.9 u8 n+ ^. y, _* N$ C/ O* c/ W8 }, J
"是吗...我也有一些别的事想问.."也许可以对失去的记忆又进一步了.他似乎知道很多.
. ?. l7 k) p* M
  v6 i4 ?) f( ^$ D3 j+ a7 _" ]一直无言地从安的房子里走出好久.7 d; y5 o7 r! w" b$ E3 M  P# F8 Y* s
"夏是想知道以前的事吗?"他突然停下问.3 k1 g2 B% L9 ~" Y3 p2 v1 y9 G- E
我点点头.( Y6 M% F: e- A. o' P" G! W1 j- F
"那么不介意我用力量传递吧?"他突然伸出手来.
$ O1 p7 S, A, z( J+ ]"只需要触碰就可以了.对不起.如果为难了的话.."他又想将手收回.
$ [1 H; h! s; q& H. f"不..这样可以知道的话没有关系."便去触碰.
9 }8 L0 I, ^# e6 w: C% @9 v, h4 N我触碰到他的那一刻.一种不同的感觉.2 G, m8 s) ]8 r! f' D
温度有些异常..就像碰到窗户玻璃那种感觉.
0 y1 D) u! ]  s) B他好像察觉了我的震惊.8 p- t7 a7 x- ?" J1 f4 B2 ~% G
"对不起..刚才似乎在凳子上坐太久了...再加上安平时都拉上窗帘..."3 d4 B/ k. Z0 n& r
这怎么解释?...恒温难道失效了吗...
3 J# q1 k' ^3 y: F( q"嗯....能将脑中记忆的温度传递的话.....
) v4 U" k2 i' k) B+ y- ~% K我的代价..就是体温."

TOP

【九回.初战】
$ `+ R* i( ~/ A% k( P在很长的寂静之后./ |& r2 c8 U4 S' ?3 v) a
"对不起."
1 |6 \* u& g" S$ e/ e* j过于轻柔的声音.在他毫无表情的面容之下./ G, Y0 ]1 R, b
"过于重要的东西还是没有办法..."
/ g; U" H5 f+ z5 l9 H. k$ |5 }"是因为'传递'的原因吗?"轻柔是因为正在进行不需要普通物质为媒介的对话.当我试着这样想才发现.- R4 H1 M& f( G( n
"是呢."他的言语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就像我只记得的翔那样的言语.% b7 t  u% B7 ~9 N9 n8 q
"不过我还是想...想在这个只有我听得见的地方..."
+ S: k1 {+ V% }"怎么..."就算他的脸上没有一点变化.他还是越来越激动了.
  Y6 I  Y4 ?, E: d) S: U"能够再一次见到你...真的...."4 q9 b2 ?; k$ B9 T' y  l- e

' u1 T% I/ r0 t0 Z' `# L突然发生了意外的状况.
- i0 g% A4 [% ?0 b& N/ p7 ^"对不起.....都怪我没有好好看路....实在是对不起!"
8 ?0 f  x9 v' X1 A# N5 |8 S顿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甚至连将我撞到的人是怎么样都不知道了.
9 B8 i  G' v( b& b+ o* \只是觉得...是哪里在如此剧烈的疼痛...
. \3 ^: L* n9 I1 w( ?- ~疼痛到不能顾及旁人.7 p$ y0 `9 Y) f; ?. o0 V
$ k( U( v+ Y$ g; W, s* D
---
  g+ D+ S4 x7 S* t! o9 p6 ~/ S$ ]7 i& A. l
一个手上拿着很多文件的女性撞到了夏.这似乎有些过重了.夏甚至没有站稳.
1 l/ O! y; w$ q# L+ f2 L能力的连接也中断了.夏看上去有些异样.
. c0 p9 m8 f, |/ P; d4 H"夏.你怎么了..是哪里撞疼了吗?"她的脸色很苍白.但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恢复了.
( T& P; o& o4 r. u, m"应该没什么大碍吧..."她缓慢地站了起来.
" g6 Q6 U+ ^: q0 E"那个...夏.."我想要把刚才的话说完.
4 l8 m6 [" h# \8 \0 {"不.没有关系的.关于我记忆的事情我会自己想办法的."她突然说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的话.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
2 i9 E' A* H$ q  u"今天谢谢你了.再见."
5 z) e" |, E5 }& N- X还是哪里有问题..她似乎把刚刚我没有说完的话忘记了.
6 h" G4 Y" u0 K! s" M)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但我似乎觉得我的话已经很难再说完了.这个鞠躬是夏在对陌生人表示礼貌.第一次见面就是被这样的行为对待的吧..
1 O1 |! a, ^' M, E! Y# f7 L不知道是因为这种异样.还是一开始夏就是这么将我看待的呢.& \4 g3 B' X/ I; ^! k& e
她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x, W7 j# w- q
+ x' y3 ~0 ?5 r/ A/ m
我还是决定回到安那里去.自从那天之后.安似乎也不是我认为的那么残酷.至少很多问题她都会回答我.是为了她必须实现的改变世界的虚无理想而这样.又或者是下了好久决心才这样做的也说不定.- J8 B1 _& h# u6 I' x. O& l
我一直都很想跟夏说说这件事.她的眼睛被那样对待一定很难理解吧." T9 a  }2 M5 Z5 [  p: A

7 f# L* d# s5 |, |1 g"怎么..不是应该顺路回家的吗?不让我监视果然就是这种结果啊.."一进门还是先听见她的声音.倒是她真的接受了我不要监视的请求.) Y4 N/ y0 A0 g# x/ K
"不知道为什么.连接突然被中断以后她好像不记得连接中的对话了."+ T5 f  T  X3 ]0 q) S* o$ P
"说不定是你过于激动她用这种方式来躲避可怕的你呢."她这样开玩笑道.
- w$ S0 k, E6 P. w( y1 H"她不会这样的...但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6 N) l, W. X: S: ~
"好了.这个世界上可是有很多很难发现的真相呢..这就是你的探索吧."她都快笑出来了.我自然是没什么话可以回答.2 P! P5 \) D# P
不过既然安都认为没什么问题的话.那么我真的是一个过于激动的陌生人了吧.
0 H  v5 H) N; g9 R# c0 A+ _0 i* `- k) ^; L- }$ o1 J
我途经夏的房子回到了家.虽然经过那场灾难之后家里就只剩下父亲.但是我想还是夏更加难过吧.
& I9 {5 d+ s( c. k, G"我回来了."/ H% n, O* z+ b: v4 x
父亲在客厅打理一些家务."今天又去哪里了呢?"9 l2 P2 z7 T1 t0 K
我不知道又该用什么话来搪塞..我的父亲什么都不知道.而我说实话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这是我很久以前就决定的事.
$ B' e* g% M8 e6 E7 d8 Q9 U"不想说的话就算了吧.回房间休息吧."他不会责怪我.也许是因为灾难让本来就难以严厉的他更加和善了.
4 l& s4 p0 J- r. X* D$ U等到回房之后.我的任务也就只是记录迄今为止遇到的理想化实例.考虑怎么对付他们.父亲很少会再进来.
' W6 s3 p9 f( \/ v; c9 ]6 G2 h, x, N我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没有起伏.直到我再见到夏.% J9 ^/ Y- A( d" ~) e# z# }
有好多话想说.如果写下来的话一定能写好几张纸.就连以前的事情也可以一口气全部讲给夏听.只不过.
: B7 `0 A6 T: s  C: A我现在一定只是个奇怪的人吧.# Z% t1 Q' [& h0 |* }+ N
即便是这样...
1 m, E& e- d5 g9 V* M9 d. x) ^0 j5 m' E
"待纪.真不该让你频繁进出家门啊..."安的连接接通了.只不过这么远的能力范围.是安关于电和磁的能力.. T; G! d. j+ X! Y& f$ }/ `8 h0 b
"是.能力者吗.?"安和别人的联系是通过电磁波.即使不用电话也可以.不过这个别人也就只有我吧.* f' V, v, M8 g9 O% T) y# q# n
"在公园的附近.我已经和夏说明了.你可要正常一点."果然傍晚的公园是个很好的出没地点.
9 R" ^0 ?3 Z4 L/ _"夏去没有关系吗..她还没办法使用能力....."- b/ L5 v; |1 i* i/ |4 n8 K. p& q1 [
"我也会去的.毕竟眼前的任务就是要把她的能力找出来嘛..."
: l& n" ?$ Y9 G安亲自去的话.我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接着对父亲道了别就出门了.
0 V2 t9 w# i' R* |$ ?( L1 N4 R+ U( d2 ]0 L5 h$ f
我到达公园的时候.安正在对夏解释一些事情.而我还是决定暂时在旁边.
% N& p5 i) p0 K' u$ V"....据我所知.所谓的能力应该是一种极度的希望的具化.我称它理想化.既然人类有想象的能力.就一定会出现在我们之外的理想化实例.在很早之前也已经证实了."
3 @- Z; T, K0 h' h" U"极度希望就能实现吗...这怎么可能呢...."夏这样问.
; D& [  W5 p! }! ?( N! `, M; f1 I"你难道不是一个证明吗?大家都是这样存在的.至于原因的话.我从来就不适合科学探究.也许你将情况告诉那个研究所的秋原她可以就此探寻吧...."  f$ p$ H3 B- G; W# n, D. ?
"那么...还想问..为什么...要和其他能力者战斗呢..."
- W& d4 E' X3 [当安在思考怎样组织语言的时候../ y! X7 w) Q8 s9 P+ `/ n
远处一个像是刚放学的少年突然将背着的单肩包扔下.开始了.
6 c, e! N, \5 m( c7 u3 I居然在施放能力的时候被看见...这个家伙应该不难对付.
1 \! s/ H- V+ j- b7 f"啊..就这么说吧..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就在安要说下去的时候.我用连接打断了她.# ?* H. [2 {( w+ Z% e* m+ H
"安.出现了."5 c* @) U1 g9 Z: e
等到我说完这句话.已经有树枝隐蔽地延伸过来.& `, K) \$ o  g: ~) y2 g; |' a) F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梦呢.因为操控植物而选择公园.' r2 p0 n, r; X
只不过这些东西在温度的改变之下都没有多强大.& W$ w! t! J% a0 P' u. S' m5 g7 w
"夏.你试试看能不能使用身边的东西."安似乎把夏也连接进来了."空气.水.或者树.说不定你的能力就在这些东西里面."
  l9 i5 l4 z$ h"是.."夏这样停止了对话.开始尝试.* `  y0 o% C5 o- E

7 U: C$ u' G6 ^, K& M倒是越来越多的树枝朝这边来.那个少年也走了过来.
7 N4 h, v+ O: K我看着他的眼神.充满愤怒和杀意.就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 g, w- N5 ?1 X  e0 U"你为什么而拥有这个力量?"我这样问他.
! E; }; Z$ I. Q0 N# i他不回答.也从未改变过他的神情.似乎下定决心了.
+ E1 \; p; d9 \# m" A& m3 b7 U; i9 w; C9 J: \( t8 c
他突然加快速向这边冲来.树枝也加快速度.
# k8 V4 E4 M# s* S- p3 V8 ["不为什么.你只要安心的为我实现就足够!"他突然这样大喊.
$ M. f4 k( O1 O8 k: X/ P. F还真是.旁若无人的口气.

TOP

【十回.原则】
. {' L* S  c2 \) U5 Z那个孩子大概不懂得要实现他的一切的代价吧,那个只是充满愤怒的孩子的力量在高温之下一点点地被燃烧殆尽,直到他又回到不知所措的孩子的表情,落下泪来." Y3 {+ A& I! L1 z" e/ Z9 h% c
"能不能在拿走我的梦之前告诉我为什么?"他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我,尽管只有那么几秒.
  E( W3 B( K! q"什么的为什么?"
" q' U  M) T$ a! f2 N& Z, F7 v他没有再说话.也许所有的能力者在这个时候都是这样懊恼,这样恐惧吧.
" W7 P5 m6 C& k/ v' I  f* P! c"你自己留着吧,你的梦."说完,我便朝着安和夏的方位走去了.& D6 \& c% b. s0 q9 q6 w/ {, V. a
夏稍带着不悦地问我:"难道自己的希望的实现需要掠夺他人的希望吗?"& M' \' T, T, v8 r4 T
我点了点头.是啊,从那天开始,我做这种事情做了许多次,为了实现我的希望.我曾经想过,如果有机会的话能不能阻止夏去往门内呢?但是夏一定有比谁都想要实现的希望啊,也就不可避免地要承受罪恶.0 Y( }% o8 h2 `" U; M0 G: A
我谓之以罪恶,也是你教给我的啊,夏.8 g4 x$ c- X+ Q8 V! ]; X. T6 t8 `
夏就这样带着难以接受的心情回去了,我看的出来,在她后面走着的时候.事情再有进展的时候,差不多是7月中旬了吧.3 s$ A' Z5 H- l$ @5 Z: d

# z( P( @: D9 C1 E/ ^! e( P2 ]"我的朋友你知道吧?千川翔.能力是心理结界.那个..我解释一下吧.一般是可以读出对方的心理.再加训练的话可以一定程度上影响对方的心理.博士的弟弟,秋原致,最近才刚刚进入门,能力不明.至于我..."
' F/ p7 J3 |8 [" Z, L& [9 U! j夏转身去拿买来的矿泉水的时候,安一边在记录本上飞快地记着,一边发着牢骚.
. K* ~: ^2 E* z4 o9 E, k! e  k; P# n"怎么一讲到说明性的东西话就异常的多啊?不过你告诉我们这么多信息,你就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吗?"
3 B% S' D6 [- g: j夏将矿泉水打开,拿出一个空杯子,接着回答安.0 k* v* ~  ~# g0 {+ r6 A
"我有我自己的判断.看着."
0 K. p* |$ f: q9 _夏的瞳孔开始有微弱的白光,那是在使用能力的表现.接着,水瓶里的水缓缓地从水瓶中离开,接着到了杯子里.
& E( m' O& w7 T1 ]安停下了笔."好棒!没有洒出来,你在研究所有练习吗?"
9 S; R7 s8 D! M6 E& z0 g"有过几次.我认为这个应该算作控制液体的流动?"+ p( |4 P0 P# U5 n* ^* }
"待纪你怎么看?"沉默了许久,终于被要求说话."试试空气呢?"( k- A3 f8 `8 D
夏尝试之后,可以感觉到房间内有气流."那么范围扩大到流体?"安开始补充记录.- g& p% k+ L' ?( R9 k# v# h
"也许流体只是最基础的,随着锻炼能力还会扩大的吧."我会这么说,是因为夏身上刻纹的数量,绝不会就这些能力的.( ~6 V1 b/ X; H: ~) j
"诶诶....."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奇怪.安翻着前面的记录."你们几个...今晚要不要去试试?"
* O% h9 ?  L# ]4 H0 d夏和我都沉静了,只有安在笑着.
/ t7 s( M; @( _! B# o, }: l果然,还是决定....我突然站了起来.5 a5 a7 E( K* s% h; Z9 J
"好好...准许你跟去,这样总可以吧?你的眼神仿佛在说'怎么能让一群没有战斗过的能力者去战斗啊'."她叹气.
. @9 Q2 z' X1 z- R# {- ^2 O5 f$ l安心之后,我便坐下了.
( l. `7 f! x' l/ R- C  s. [8 h"最近新出现的能力者..我看看..还不算多呢.像上次操纵植物的那个少年,还有一些也不容易致命,夏要学会判断对手的能力啊...对了,忘了和你说我们的原则了."+ _" J: e: _; B* n! W$ n/ i- H$ J% i
"原则?"
- {* a9 R: N! R4 O"如果不是对方自愿被吞噬希望,那就不要掠夺."
) M  X' x) u8 c. x, @! K夏的神色变得诧异,我想她不久前才接受"掠夺他人希望"这个方式吧.
' L5 T9 D, {  G. s) w5 @' R- `"有什么疑问就请待纪给你解释吧,我需要整理一下刚才的资料."
+ D: T# r' G2 H7 B2 l' k0 ?9 q; g9 s) i* a* q
我跟夏离开安的房间时,已经是傍晚,难得一见的夕阳,染红了天际.还没等她开口,我就开始解答她的疑问了,因为,我也曾被这种疑问困扰.
: M7 @' x7 U0 U4 Y"你是不是觉得安的原则不可思议?"
! C; g: C# s( P她点点头,又追问:"她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l& @' Z" D5 Z; }3 ^
"如你所见,能力者希望的实现需要掠夺他人的希望,安说她曾经为了这个方式虔诚地将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再后来,她的心理接近崩溃边缘."
& J. N7 k; n5 d+ \$ r& W"为何?她是有一个很崇高的梦想吗?"
9 [; p/ }! W6 H) e"不.她在年幼时许下的愿望只是单纯地想飞翔,但是为了这个简单的愿望她背负了许多痛苦,罪和罚."
+ F6 y+ j9 a) |7 D"那她想要如何实现呢?"; @4 x2 `/ d8 z& |
"她说,也许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到了不需要借助能力也能够实现希望的程度,也就不用再痛苦了吧."2 [) f" K( j) Z# P) L
夏听完这些话,沉默了很久.这个原则,也是我愿意跟随安的原因吧.5 j  \  C) ~" c, L/ |+ U8 e3 D+ @8 D
"安怎么会把这么痛苦的回忆告诉你呢?"她突然问.+ U0 a3 i: J" X
"大概是因为..我是自愿的,唯一一个实验品吧."
/ z" c! L5 l2 A$ t2 ^" Q4 N"那又为什么要找我呢?我只是个普通人吧."夏问了一个我难以回答的问题.
( X  T& X: G$ c: V"是我..拜托她的..": K3 U. w) `* [: o1 X: y2 [
她看了看语塞的我."既然现在不行,那就以后告诉我吧,只是你要记得啊."
) A( V7 R5 s  ?) L* E7 G! Q这种语气让我很舒服,不是逼问也不是冷漠,心中升起许多复杂的情感,只是现在...
+ ]6 N! \* U5 |1 m) s4 z7 @5 l"嗯."也只能变成这么一个字.
! a) x' _: ~3 V' E' m. m. D又走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夏,这个你会需要的."7 H1 h. W+ A- p( W, M
我把一把手枪从隐蔽的口袋中拿出.
  b. ~& }" B& i) @"枪?"她有些不解的样子.
1 Y) }3 s5 Z  I# R! R2 \"我能找到的常规武器只有匕首和枪,用来防身,至于我在使用匕首的过程中觉得很容易伤到自己...."
& q" `2 C. ?; d"诶...你不觉得手枪走火后果更严重吗?"
, Q0 s+ ^" T5 n1 |6 Y5 ?突如其来的吐槽,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只是有些不知所措的高兴,还试着想要笑.( Q+ y/ S& y+ @9 b$ w. V$ s
"那..那..你用匕首吧?". t, x1 q; P: L8 }4 H5 O
"不用了,有时间教我开枪吧,我不适合近战."  A9 n4 v' W" ~) O, Y

2 ^: q+ A0 t' {7 t3 e5 ^2 l& n不知不觉,走出很远."研究所就在前面,你去哪里躲好吧."
$ h! A( K5 b: f, R我在一个商店的门口看着她进了那间陈旧的房子,很快带着千川出来.我不知道她是怎样跟那些人解释的,总觉得这很困难.千川好像并没有疑惑,只是秋原的弟弟在不停地问着问题.# o: m6 a3 C: a" ]5 b
"这就是千川能成为夏挚友的原因吧.."我轻叹一句,开始跟在他们后面., o6 n3 J* H: y" t2 e
"夏,听得到吗?"安的路线一直通着,当然我有要求她做一个只有我跟夏的路线." ^$ l; g( `" R: A  \( [; w6 n
"收到,什么事?"很快有了回答.  ]4 Q; Z2 u5 I$ w7 I, `1 l% ~+ Q+ X% @
"你们有确定地点吗?"
* S5 M, ~  N9 m8 N0 r" Y"嗯..翔说现在时间太早,建议我们先去餐馆,10点之后再来街上巡视.") L2 T( }% @( z5 I! b2 y# j
"千川翔吗?"8 Y* R) H/ S3 P! ]3 {
"是的.饭店快到了,也请你先吃饭吧.辛苦了,到时候我会联络你."
( m  w( ~9 C( k" u2 ?还想说千川的判断很正确,但是被这么些礼貌的用词结束了对话,还真是有些不甘啊.) t3 |( S% ?; l: L7 e
不甘吗?现在的一切,还是这么藏在心底吧.终有一天希望会实现的,安对着我的愿望这么说过啊.
; X7 z) z* w6 P. ]' ?1 a虽然还怀着很不自信的心情,但我在那时立下誓言,夏的那个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的希望,我要让她没有痛苦地实现.这就是我希望的一部分.甚至是..我的一部分.
6 t# g3 U7 N/ Q$ D$ |! g/ Z" s  ~: N! {4 o  G( |1 D. I* r
夜色渐暗,我在某个不常去也难记住名字的简式餐厅坐了很久.路上行人渐渐稀少,直到客人就只剩下我一个,老板极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对不起客人,我们要打烊了,请您早些回家好吗"才装作轻松地走了出去."是不是又太久了啊."我独自走在某条狭窄的街道中./ A: f4 N" `! I  X. ~, e
别用独自这种词语了,夏不是回来了吗?
$ u6 {) M3 k) Q  V是啊,那时候,我突然觉得,我不是独自一人了.

TOP

返回列表